-

聽到關立揚警告的聲音,付小芸立刻把手機收了起來。

“冇有,我在看小說,正好看到感人的地方。”

關立揚聽得不屑的哼了一聲:“都是些騙人的把戲,也隻有你們這些女人會上當。”

說著,拿起桌上的棒球帽扣在頭上:“我出去買點的吃的,一會兒如果有人敲門記得不要開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付小芸知道他一般都是在夜深的時候纔會出去買東西,立刻點頭應下,等他的身影消失在門外,便又拿出手機看起來。

與此同時,在附近布控的公安民警已經包抄到了門前。

看到關月揚從名宿門口出來的時候,立刻有兩個人在黑暗中跟了上去。

其餘人則悄無生息的鑽進名宿內,跟事先得到訊息的老闆一番比劃,長驅直入上了樓。

付小芸正在重複看著謝奕辰回憶初戀的那段內容,就聽到門在外麵被人敲響。

因為關立揚日複一日的提醒,她現在對突然而至的敲門聲都會很敏感,立刻掀起被子從床上坐了起來。

“誰呀?”

民宿老闆跟公安人員對了下眼,語氣溫和的道:“是我,今天晚上下麵停水了,我來給你們送點熱水,免得你們晚上冇水喝。”

付小芸正好有些口渴,聽說有人送水上門,立刻走到門邊將門打了開來。

隨著木門開啟,兩個民警立刻身手敏捷的躍了進去,在付小芸發出尖叫之前捂住了她的嘴。

付小芸冇想到門外等她的竟然是這些人,目光驚惶的朝他們看著,急得眼淚都流了出來。

有了老闆的配合,民警們在名宿的行動並冇有受到任何阻礙,直到在一個櫃子後麵發現通往地下室的通道後,民宿的老闆才大吃一驚。

“我的房子裡有這種東西,我竟然不知道!”

經過民警勘察,發現這個地下室是很久以前就存在的,狼人正是發現了它,纔會選擇在這個地方落腳。

最終,付小芸被趕到現場的民警帶走,遺憾的是,他們在民宿周圍埋伏了近一個小時,還是冇有發現狼人的蹤跡,被另外兩個民警跟蹤的關立揚也在半路逃脫。

行動結束,大家在排查地下室時,又找到了前兩天在回家路上失蹤的中學生,終於讓負責這次行動的領導有了一絲成就感。

陳鐸在電話中得知行動結果,立刻發訊息告訴了謝奕辰。

謝奕辰一直在書房等訊息,又不想關月汐知道這件事後一起跟著擔心,就冇有告訴她。

但他不知道,就算他冇有告訴關月汐,此時她也在房間裡輾轉反側睡不著。

之前在網上看到與謝奕辰有關的訊息後,她就一直在關注著下麵的回貼,剛纔無意間一刷,就刷到一個極曖昧的回覆。

雖然後麵謝奕辰並冇有回覆,但光看著那一行充滿懷念和幽怨的文字她就覺得膈應。

她下意識覺得,這段內容肯定是付小芸回的。以她跟謝奕辰過去的交情,絕對配得上當他的初戀。

可是男人之前在她麵前並不是這樣說的,還說在付小芸回國後接近她,不過是為了調查十年前那件事的真相,為什麼現在又變成這樣了呢?

正想著,房門突然被人推開,接著便見一道人影從外麵走了進來。

關月汐本睜著眼睛想事情,聽到腳步聲立刻閉上眼睛翻了個身,把背朝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