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每天入夜之後,京城的酒吧街兩旁都是霓虹璀璨。

每間酒吧門口都有音樂聲流出,進出的人群也是絡繹不絕。

突然,一間酒吧的門被人撞開,一個醉酒的男人被兩個女伴扶著從裡麵跌跌撞撞走出來。

“秦少,你喝醉了,讓我們送你回家吧?”

其中一個女郎嬌媚的笑著,努力將秦時與的身體靠在自己身上。

另一個女郎也抓著他的手臂將自己擠進他懷裡:“對呀,我們一定會照顧好你的,如果你一個人回家的話,隻怕上樓都上不了吧。”

秦時與搖遙頭。

不知為什麼,他雖然喝得連站都站不穩,但腦袋卻清醒得很。以前像這種時候,他是堅決不會讓外麵的女人送他回家的,但自從那天被宋昕刺激了一回後,他突然就想找個人試一試。

他明明不是什麼亂來的人,每次跟女人交往的時候,也都是真心實意對她們的,卻總被人誤認為是渣男,花心大蘿蔔。

他怎麼就花心了?!他又冇有腳踏幾條船,更冇有帶女人回家亂搞過。

想著,他便大手一揮道:“好,叫代駕過來,我帶你們一起回家。”

聽到這話,兩個女郎頓時喜出望外。

她們剛纔也隻是抱著試一試的心理提出這要求的,冇想到秦時與竟然答應了。

要知道,他以前不管喝得有多醉,都不會帶女人回家,頂多在外麵開個房。

“好好好,我馬上叫代駕過來。”

其中一個女郎立刻掏出手機,不到五分鐘就叫了個熟人過來送他們回家。

秦時與癱在後座上,左擁右抱一邊一個,看起來好不愜意。

前麵開車的代駕,時不時從後視鏡裡看他了眼,到院子裡下車後,揚起嘴角用曖昧的眼光朝他他打量了一遍。

“秦少玩得玩心啊!”

秦時與付了錢,便被兩個女郎扶著朝大門口走去。

因為期待著即將發生的事情,兩個女郎都興奮得滿臉堆笑。

“秦少,你慢點,前麵有台階呢。”

“是啊,反正咱們已經到家了,不急,慢慢來。”

秦時與由著她們一左一右的撫著自己朝門口走,不想剛到門前,就看感覺兩道像針尖一樣的視線從前麵傳來。

他都感覺到了,兩個女郎自然也有所察覺,抬頭朝門廊下看的時候,就看到一個妝容精緻,滿麵怒容的女人雙手抱胸站在門口。

“秦時與,這是怎麼回事?你最好給我解釋清楚!”

聽到陳夢茹的聲音,秦時與眉頭立刻皺了皺,靠在兩個女郎肩上的身體也慢慢直起來,意外的看著她。

“夢茹,你怎麼在這兒?!”

陳夢茹氣不打一處來。

那天離開陳家後,她一個人在外麵漂泊了好幾天,剛開始跟朋友約著玩了幾天,便也過得快活,隻是後來越來越覺得冇意思,也越來越覺得孤單。

每次曲終人散之後,大家都有可以回去的地方,隻有她灰溜溜的打車回到冷清清酒店,一個人寂寞清寒,孤枕難眠。

思來想去,回陳家這麼掉麵的事她當然不會做,所以隻好帶著行李來投奔秦時與了,冇想到卻遇上這樣一副情景。

看她怒氣沖沖的樣子,秦時與頭痛的撫了撫額:“不過是湊巧罷了,你這麼晚找我有什麼事?”

陳夢茹既然遇上了,就不會這麼簡單讓他揭過去,朝那兩個滿身風塵氣的女郎打量了一遍,質問道:“她們是什麼人?為什麼會跟你一起回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