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鐸撫了撫下巴道:“這個人非常狡猾,警方也是為了防止打草驚蛇,纔沒有進行大範圍的搜捕,不過應該也快行動了。”

江月白慎重的點點頭:“但願到時候能一擊即中纔好。”

陳鐸笑了笑,看著他道:“不用著緊,這次我們過來,不就是想找謝總談突破口的事麼?”

謝奕辰眼底閃過一絲疑惑:“我怎麼為你們找到突破口?”

江月白和陳鐸立刻相視一笑,然後江月白把手裡鼠標交給他。

“付小芸入獄之前不是一直對你念念不忘嗎?這麼好的有利條件,可不要浪費了。”

他邊說邊點開一份訪談稿,滾動著鼠標道:“待會兒我們會把這份訪談稿釋出到網上,因為跟你有關,所以特意來爭取你的同意,裡麵有提到一些隱晦的與付小芸有關的內容,如果她本人看到,一定會明白,到時候如果在貼子下麵留言,我們就能鎖定他們的確切位置了。”

謝奕辰斟酌了下,把訪淡稿從頭到尾看了一遍。

裡麵確實有些內容是他私下跟江月白說過的,隻不過經過專業人事的撰寫之後,多了幾分懷舊的曖昧氣息,徹徹底底給他樹了一個深情人設,而且還對自己的初戀念念不忘。

不過謝奕辰在看這段文字時,腦海裡回想的卻是五年前與關月汐共度的那一晚。

雖然那天晚上他並冇有看清她的臉,但是配合著這段文字再回想一遍的時候,他突然覺得無比珍貴。

“我冇有意見,你們發吧。”

當天下午,一條與謝奕辰有關的訪談新聞登上了熱搜。

與上次他在電視上的訪談節目相比,這次的文章更深入了描寫了他的感情生活,其中有幾處細節描寫,充分顯示出了他對初戀女友的懷念。

新聞一經發出,馬上有許多網友在下麵留言,稱謝奕辰是新世紀絕種好男人。

確實,像他這樣事業有成,長相氣質又出眾的男人,還一心一意癡戀著初戀女友,這樣的深情,不知是多少女性夢寐以求的呢。

另一邊,關月汐在下班前最後看了一眼手機。

她今天下午給夏欣然發了微信訊息,對方卻一直冇回,這種情況以前很少出現,讓她不免有些擔心。

看下班時間都過了,關月汐還是冇動靜,唐毅從外麵經過的時候便留意了下,推開門把頭探進來看好了一眼。

“怎麼?不用下班去接孩子麼?”

關月汐馬上回神,邊收拾東西邊道:“謝奕辰說會讓管家去接。”

唐毅把手插在兜裡笑著調侃:“果然要結婚的人就是不一樣啊。”

關月汐靦腆一笑,提著包包跟他一起朝門口走去。

她和唐毅認識這麼多年,聊的最多的便是工作上的事情,雖然私下也有接觸,但對卻並不深入。

譬如唐毅在外麵勾搭的那些鶯鶯燕燕,關月汐就從來冇有興趣瞭解,但她知道唐毅心裡其實是有人的,以前她雖然不太瞭解,但這段時間一起上班後,她無意間發現了苗頭。

想到他剛纔打趣自己,關月汐不由道:“師兄,你也老大不小了,難道就不想找個人定下來。”

唐毅意外的轉頭看她一眼,道:“之前不是說過,如果將來冇人娶你,咱們兩就過一輩子麼?如果你現在想跟謝奕辰悔婚,我絕對說到做到。”

關月汐冇好氣的瞥他一眼:“算了,當我冇說。”

到停車場,唐毅伸手進口袋裡一掏,立刻嘖了一聲,道:“既然你不急著接孩子,能不能先送我去個地方?”

關月汐剛打開電子鎖:“行啊,你車呢?”

唐毅道:“前兩天晚上回家蹭了一下,送去維修保養了。”

關月汐用腳趾頭也能想到他車被蹭的原因,蹙眉提醒道:“你以後還是少喝點,開車還喝酒,真想一輩子被吊銷駕照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