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唐毅雖然不相信謝奕辰的真心,但讓關月汐快樂的事,他是不會拒絕的。

點點頭道:“行,到時候我一定準備一個大紅包,讓你們到國外好好度個假。”

關月汐一笑:“謝謝師兄。”

唐毅感慨的看著她,突然有幾分妹妹被人搶走的中年男人的悲慼無奈。

到頭來還是隻有他一個人孤獨終老麼?!

下午上班不久,謝奕辰就也接到一個電話,是江月白打來的,問他下午有冇有時間。

謝奕辰看了一眼手頭的工作:“什麼事?”

“當然是與狼人有關的事,昨天下午市四中又丟了一個學生,晚上那個連載的貼子便開始更新了,那孩子十有**已經落在狼人手裡了。”

謝奕辰眉心一蹙:“警方還是冇有找到他的位置麼?”

“還是域外IP登錄的,而且每天都在換地方,所以暫時鎖定不了,但是我跟陳律師商量下,發現了一個突破口,打算找你商量商量。”

“那你們過來吧。”

電話掛斷半個小時後,江月白和陳鐸便趕了過來。

兩人皆是身高體長,一副精英打扮,走出電梯就把雷霆娛樂所有的女員工都看愣了。

看到他們過來,方謹立刻迎上去,把他們帶到了會議室。

“兩位稍等,我馬上去叫謝先生過來。”

兩分鐘後,坐在輪椅上的謝奕辰便被推進了會議室。

“你們找到了什麼突破口?”

聽到謝奕辰的話,陳鐸立刻把他最近查到的資料調了出來,有錄像也有照片,還有通話記錄。

影像資料主要集中在一個年輕男人身上,每次出現的時候他都戴著棒球帽,衣服穿得嚴嚴實實,隻露出一雙眼睛和額頭來。

但是他活動的範圍卻很固定,每天就那麼幾個地方,買的也都是些生活必須品,每次出來的時間不超過十分鐘,買完就走,絕對不跟任何人交談一句。

“這個人是誰?”

謝奕辰看了一會問道。

“他叫關立揚,是關永成的兒子,也是關月汐的養弟,據說半個月前偷渡回來的,在國外有案底,跟付小芸還是舊識。”

聽到付小芸的名字,謝奕辰神色終於動了下。

這時江月白道:“據我們調查到的資料,付小芸越獄後最後出現的地方就在這一帶。”

他邊說邊在螢幕上的地圖上劃了個圈,而這個點,正好在關立揚平時外出活動的範圍內。

謝奕辰臉色沉了幾分:“這麼說,付小芸越獄也是他協助的?”

陳鐸點點頭:“有可能,他在國外雖然冇有入過獄,但從他外出的表現來看,反偵察手段十分熟練,很可能是個慣犯。”

聽到這話,謝奕辰的眉頭不禁又蹙了蹙。

付小芸之前就對關月汐和熠熠出過手,關家和關月汐的關係又向來不睦,如今他們兩個人湊在一起,難道是要對關月汐不利?!

看他麵露擔憂,陳鐸立刻道:“你放心,目前公安機關已經在這一帶布控,如果他們敢輕舉妄動的話,絕對不會逃過我們的眼線。”

謝奕辰點點頭,這時江月白又調出那個正在更新的貼子道:“你看看這些內容,是一個叫午夜狼人的ID昨晚淩晨更新的,後麵已經有幾百個人回帖了。”

謝奕辰循著他滑動的鼠標往下一看,發現回覆內容的人多少有些心理問題,隻有少數人對他的行為提出質疑,並說要報警。

江月白扶著眼鏡看了一會兒道:“這纔過去半個小時,又有一百多人回帖了。”

陳鐸看了一眼,眼尖的發現其中幾個ID應該是警方安插進去的眼線。

“這個ID已經被警方盯上了,回帖的人當中就有警方的眼線。”

江月白道:“既然這樣,為什麼我們還是找不到他們具體位置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