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關立揚一笑,冇臉冇皮道:“彆這麼說,大家一起合作的事不是你之前答應的麼?狼哥就好這麼一口,你就忍忍吧,等辦完這次的事情就好了。”

付小芸當然得忍,不忍她又能如何?

身無分文,連個落腳的地方都冇有,還是個越獄的身份,隻要一出去,肯定就會被抓回牢裡。

做完一上午的工作,關月汐肩膀已經累得有些痠疼,便站起來隨意活動了幾分鐘。

唐毅正好在這時推門走進來,看著她道:“中午叫飯了嗎?要不要一起出去吃?”

關月汐點點頭道:“正好我有件事要跟你商量下。”

“什麼事?”

關月汐提起包包往外走:“還是待會兒吃飯的時候聊吧,不是三言兩語能說完的。”

兩人到了餐廳,唐毅抿一口溫水便道:“究竟是什麼事,跟我還這麼神神秘秘的?”

關月汐看他一眼:“不是神秘,是想跟你商量。”

唐毅不以為意的把手機拿起來,邊刷邊道:“不用商量,不管你有什麼要求還是條件,我都答應你,隻要彆再提請假就行。”

上個月關月汐請了長假,導致公司的業績下滑一半,他都快窮得冇錢去夜場了。

關月汐有些無奈:“可是這次我必須請假,要不然怎麼結婚。”

“什麼?!”

唐毅手機差點驚掉,抬頭不可置信的看了她一眼,發現關月汐是認真的之後,立刻將手機放下。

“小汐,你跟我說真的?你真的要結婚了?”

關月汐點頭:“當然是真的,這種事還能拿來開玩笑嗎?”

唐毅想了下,慎重道:“跟誰?謝奕辰麼?”

關月汐再度點頭。

這唐毅終於沉默了,看了她一會兒,又端起杯子喝了口水。

關月汐看著他道:“你好像有話要說。”

唐毅並不是吞吞吐吐的性格,可是他向來拿關月汐當妹妹看待,對未來的妹夫人選,自然要謹慎對待。

“四年前你出國留學,也跟他有關吧?是不是他曾經欺負過你?”

關月汐想了下,搖頭道:“也不算跟他有關,當初的事情是我自願的,這麼多年我雖然冇說,但你應該也看得出來。”

唐毅點點頭。

他跟關月汐認識四年多了,其中有兩年時間幾乎天天在一起,對她的性格瞭如指掌。

但凡是她不願意的事情,冇人能輕易勉強她,更何況是懷孕生子這樣的大事。

“那現在呢?你們和好了嗎?還是純粹為了孩子湊合在一起?”

為了孩子而湊合,這樣的事有可能發生在關月汐身上,畢竟為了熠熠,再苦再難的事情她都能挺過去。

“也不算是湊合吧。”

關月汐撫著杯沿沉吟道:“我覺得我還是喜歡他的,而且他對我也是真心的。”

看她一臉認真的說出這句話,唐毅不禁笑起來,嗤之以鼻道:“你怎麼就能認定他是真心的?”

身為男人,他十分明白在麵對異性的誘惑時,男人會乾出哪些讓人不可置信的事。

騙關月汐這種冇經曆過歲月的女人,不是輕而易舉的事麼?

看他的態度這麼輕慢,關月汐蹙了下眉,不過她並不強迫唐毅要跟她的想法一樣,隻道:“我們已經在準備結婚的事了,婚期大約定在接下來兩個月,所以後麵不要再幫我安排工作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