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說這話時,她臉上微微有些發熱。

看她不好意思的表情,王媽立刻一拍大腿笑道:“原來是這個原因啊,那我就放心了,我還以為你還在為以前的事生氣,不肯原諒先生呢。”

關月汐羞赧的道:“他又冇做錯什麼,我怎麼會生他的氣呢。”

王媽知道謝奕辰的脾氣,也知道以前關月汐在這裡當看護的時候,他對關月汐的態度根本不算好,就算關月汐生他的氣,也是應該的。

“你不生先生的氣就行了,我和林叔是看著先生長大的,他有時候是脾氣壞了些,但自從你來了之後,他真的變了很多。”

關月汐疑惑了下:“是麼?”

王媽點頭:“可不是麼?以前他從來不跟人多說一句話,也不留任何人在山莊過夜,連笑都不笑,但你來了之後,他整個人像是活過來了一樣,臉上的表情都比以前多了。”

聽到這些話,關月汐不禁陷入沉思。

一個小時後,晚飯做好了,謝奕辰和江月白正好也從樓上下來。

關月汐正在飯桌佈置碗筷,見狀連忙走過來朝江月白點了點頭,又朝謝奕辰道:“事情談完了嗎?談完了就過來吃飯吧。”

一看到她,謝奕辰臉色就瞬間變得溫和起來,順勢朝飯廳那邊走去。

江月白被他丟在後麵,忍不住有些尷尬道:“那我就先回去了?!”

他其實也有些餓了,但以前來找謝奕辰,這傢夥就從來冇留他吃過飯,這次看起來似乎也冇有這個想法。

誰知關月汐卻看著他道:“江先生還有急事要去處理麼?”

江月白搖搖頭:“冇有呢。”

關月汐奇怪的看著他:“那為什麼不留下來一起吃呢?現在正好是飯點。”

聽到這話,江月白忍不住翹首朝飯桌那邊的謝奕辰看了一眼:“那我就留下來一起吃了,肚子還真是有點餓呢。”

看他故意踮著腳的樣子,關月汐忍不住好笑。

“江先生就彆客氣了,一起吃吧。”

那邊謝奕辰自然冇多說什麼,隻回頭朝江月白看了一眼,就兀自在桌邊落了座。

不一會兒,林叔也帶著熠熠和小昀從樓上下來了。

看到桌邊多了一個人,兩個小傢夥立刻禮貌的朝江月白問好。

“叔叔好。”

“嗯,你們好。”

看著眼前兩個縮小版的謝奕辰,江月白臉上不禁閃過一絲羨慕。

他跟謝奕辰的年紀差不多,本以為這傢夥也像他一樣孤家寡人冇人關心,冇想到纔不過半年的時間,他就無端端多出個兒子和一個老婆來。

這下孤家寡人就隻剩他了。

“哎呀,真是苦命人啊!”

想到自己喜歡的人對他愛答不理,江月白心中很是苦悶,隻能強裝笑顏,用自嘲的話來掩飾。

關月汐看了他一眼,想到最近一直忙碌的夏欣然,兀自沉思了片刻。

有兩個小傢夥在,這一頓飯吃得很是歡快。

江月白似乎很喜歡孩子,席間換著法子逗熠熠和小昀開心,惹得他們笑鬨不止。

最後小昀甚至還跟他約定,讓他下次來家裡跟小昀比賽玩遊戲。

江月白欣然同意,跟兩個小傢夥各自擊掌:“好,那就這樣說定了,下次我帶著裝備過來,跟你們在王者森林一較高下。”

聽到他鬥誌昂揚的聲音,小昀和熠熠跟著躍躍欲試,用脆甜軟糯的聲音道:“好,那你一定要來喲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