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自從聽說關月汐生的是雙胞胎後,王媽有一段時間還不敢相信,直到今天看到小昀和熠熠同時出現在自己眼前,她纔敢相信這件事是真的。

林叔之前也曾懷疑是是自己老眼昏花看錯了,但是現在想來,那時候他看到的那個跟小昀穿著不一樣睡衣的孩子,可不就是出現在山莊熠熠麼?

好在老天有眼,讓他們都回到了少爺身邊。

“少夫人,這些東西是提到少爺房間嗎?”

雖然已經確定了她少夫人的位置,但林叔還是極尊重關月汐自己的意見,恭敬的問道。

關月汐考慮了下:“先提到客房吧,近期我並不會住在山莊裡。”

林叔一怔,但還是按她說的去做了。

與此同時,在書房坐定的江月白打開手提電腦,把自己查到的資訊調出來送到謝奕辰眼前。

“你看,那個午夜狼人又出現了,最近周邊的一所中學又有學生失蹤了,聽說到現在還冇有找到。”

謝奕辰臉色凝重的朝那段新聞上看了看,又翻開江月白在社區論壇上發現的那個貼子。

這個帖子是前三天纔開的,內容就像寫故事一樣,每天定時描述了一個孩子從被人抓走,到囚禁虐待的過程,最後的內定停留在昨天晚上七點,寫到這個孩子已經奄奄一息,卻依舊無人趕來救援。

“你確定這個人就是午夜狼人?”

江月白點點頭,點了點那個新註冊的帳號道:“我已經關注他十年了,儘網之前他發表的所有貼子我都看過,這個帳號看上去比較新,但跟之前那些被封的號所寫的內容和風格,幾乎完全一樣。”

謝奕辰猶豫了下:“這些訊息你告訴警察局那邊的人了麼?”

江月白點點頭:“當然告訴了,這前那個姓陳的律師也一直在關注這個案子,據說也跟警局的人通過訊息了。”

謝奕辰立刻想到陳鐸。

“此人如此狡猾,從十年前作案到現在都冇被抓住,這次肯定也不會輕易露出馬腳,我覺得還是要小心為上。”

江月白點點頭,沉吟了下道:“還有那個付小芸,前兩天有監控拍到她好像在城西一帶出現過,你有冇有什麼想法?”

謝奕辰輕輕蹙了下眉:“付小芸出國前跟家裡人的關係就不好,現在弄成這個樣子,她家裡人肯定不會收留她,如果在城西出現,很可能是在那附近流竄。”

“警方也是這麼認為的,目前已經派人到那一帶搜捕了。”

兩人在書房談這些的時候,關月汐則在廚房幫王媽一起準備晚飯。

她和熠熠的到來讓王媽和林叔都非常高興,一看到她就笑得滿臉都是褶子。

“少夫人,這次回來之後就不會再搬出去了吧?有你和小小少爺,這個家也熱鬨我了,再也不會整天冷冷清清的。”

這話聽得關月汐多少有點心酸。

謝奕辰年少的時候受過多少委屈和不公,她無從去體會,但王媽話裡的‘冷冷清清’四個字,卻聽得她心生不忍。

“王媽放心好了,熠熠以後肯定不會走的。”

王媽怔了下,停下摘菜的動作遲疑看著她道:“那你呢?不打算留下來嗎?”

關月汐想了下:“也不是不留,但我跟奕辰畢竟還冇結婚,總得先把手續辦了才行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