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謝奕辰點點頭,把保姆端上來的果盤和布丁往兩個孩子麵前推了推,免得他們的小手夠不著。

“雷霆娛樂是做IT的,相信陳鐸和陳錚應該都知道。”

欒靜隻對打麻將和三姑六婆之間的八卦感興趣,自然冇聽說過雷霆娛樂旗下的產品,便隨口問了幾句,誰知旁邊兩個小傢夥卻在這裡插了話。

“姑奶奶,我爸爸可厲害了,我和熠熠一起玩的那些遊戲,都是他帶著公司裡的人做的。”

聽到小昀的話,熠熠跟著點頭,嚼著嘴裡的布丁道:“對,爸爸很厲害!媽媽說了,讓我和熠熠要成為像爸爸這樣的人。”

坐在旁邊的謝奕辰怔了下,欒靜則伸手撫撫兩個小傢夥的頭笑道:“好好好,你們長大了,一定會成為像你爸爸一樣優秀的人。”

正說著,便聽樓上傳來一陣響動,接著關月汐提著隻行李箱走了下來。

謝奕辰和保姆連忙上前幫忙。謝奕辰接過她手裡的行李箱,保姆則幫著去拿後麵走廊上那些東西。

看到他們真的要走了,欒靜心裡不禁湧起一陣濃濃的不捨。

但她也知道,再勉強留下去,對關月汐和謝奕辰之間的感情發展也不利。

“月汐呀,平時要是有空就帶孩子們多回來玩,遇到困難也可以跟我和你姑父講,可不要再像以前那樣委屈自己了?”

聽到她語重心長的話,關月汐立刻點點頭,握住她的手道:“謝謝姑媽,我一定會回來看你的,你平時有空也可以去我家裡看看,那裡隨時歡迎你。”

說著,從包包裡掏出一串鑰匙遞到了欒靜手裡。

謝奕辰站在旁邊,朝那串鑰匙看了看。

等到他們一家人上車,欒靜依舊站在院子裡翹首眺望,直到謝奕辰的車開到完全不見了,才歎息著收回目光。

熠熠和小昀上車後一直嘰嘰喳喳的聊著天,兩個小傢夥在一起住一段時間後,感情好像變得更好了,簡直密不可分。

關月汐看了一眼開車的謝奕辰,道:“幼兒園都安排好了嗎?我想讓熠熠和小昀儘快恢覆上學。”

謝奕辰點頭:“已經聯絡好了,比之前的幼兒園更封閉,安全度也更高,下週一就可以去辦入學手續。”

關月汐點點頭:“那就好。”

正說著,謝奕辰的電話突然響起來,男人看了一眼,把車停到路旁,選擇了下車接聽。

看到他的表現,關月汐立刻意識到可能發生了什麼事,但考慮到熠熠和小昀還在車上,便冇有聲張,隻一邊跟他們聊天一邊等謝奕辰講電話。

等到男人回到車上發動汽車後,她才輕聲道:“發生什麼事了?”

謝奕辰的臉色比下車前凝重了許多,沉聲道:“回去再說。”

回到淩雲山莊,天已經快黑了,謝奕辰的車開進院子,關月汐便發現門口站著一個人,正是與她有過幾麵之緣的江月白。

看到他們下車,江月白立刻朝關月汐點了下頭,接著便跟謝奕辰一起上樓進了書房。

關月汐也不知道他們在討論什麼,但兩個孩子還是需要人照顧的,還有剛剛從陳家帶過來的東西也要搬。

林叔和王媽看到她帶著兩個孩子回來,立刻笑得見牙不見眼,歡歡喜喜的過來幫忙提東西。

“關小姐呀,我們可是盼了你和兩位小少爺好久呢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