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關月汐一怔,心裡又好氣又好笑,同時又有點感動。

熠熠也點頭道:“對,我們絕對不允許有人欺負媽媽,如果有人欺負媽媽,我和小昀一定會替你欺負回來的。

關月汐無奈一笑,撫撫他的頭道:“表姑哪有欺負媽媽?是媽媽先做錯了事,惹表姑不高興,所以她纔對媽媽有誤解的。

聽到她的解釋,兩個小傢夥似懂非懂。

他們雖然人小鬼大,但畢竟還是四五歲的孩子,大人之間的恩怨對他們來說太複雜,實在讓人無法參透。

考慮了一會兒,熠熠點頭道:“既然媽媽這樣說,那下次她回來我和小昀就跟她道歉,你看這樣行嗎?”

關月汐欣慰的一點頭:“嗯,這個想法很好,媽媽支援你們。

小昀想了下,雖然有些沮喪,但學是決定讚同熠熠的做法。

“那好吧,我答應和熠熠一起跟她道歉。

關月汐又笑著摸了摸他的頭:“你們都是媽媽的乖寶寶,做錯事情主動認錯,是好孩子纔有的行為喲,媽媽會獎勵你們的。

聽說有獎勵,兩個小傢夥立刻眼前一亮。

熠熠道:“媽媽要獎勵我們什麼?”

小昀道:“可以去上次那個兒童樂園麼?我和熠熠還冇玩夠!”

關月汐點點頭:“好,如果你們有什麼要求,也可以跟媽媽提出來,隻要是條件允許媽媽一定答應你們。

小昀和熠熠同時咧嘴一笑,互相朝對方看了一眼。

看到他們開心的樣子,關月汐心情也跟著愉悅起來,最後聊了幾句後,就從房間裡退了出來。

與此同時,送茶點到書房的欒靜也推開門從書房裡走了出來。

姑侄兩個在走廊裡遇上,欒靜臉上帶笑道:“時間不早了,我們去樓下看看晚上有什麼吃的吧,不夠就打電話叫人送些來。

關月汐看她臉色跟上樓之前有些不一樣,意外的道:“姑媽剛纔進去跟他們說什麼了?”

欒靜笑看著她:“原來謝奕辰已經向你姑父坦白他裝殘疾的事了,之前是我多心。

看她臉上輕鬆的笑,關月汐也跟著揚起嘴角:“其實這件事情也不是故意瞞著你跟姑父,隻是目前想對付謝奕辰的人實在太多,他隻能以這樣的方式來自保。

欒靜讚同的點點頭:“你們都是聰明孩子,懂得收斂鋒芒韜光養晦確實是對的。

得到她的認同,關月汐也徹底安下心。

晚上吃完飯,謝奕辰就主動提出告辭,欒靜和陳儒彬一起把他送到屋外。

陳儒彬語重心長的拍拍他的肩膀道:“如果平時遇到什麼困難,可以跟我和你姑媽說,這世道總是公平的,惡人不可能永遠當道。

謝奕辰點點頭:“好的,謝謝陳老。

欒靜對他的印象已經比之前冇見麵的時候好了許多,嗔怪的瞥他一眼道:“看你這麼生分,月汐都已經同意跟你的婚事了,怎麼還不知道改口呢?”

謝奕辰怔了下,目光朝關月汐瞥了一眼,才點頭重新道:“謝謝姑媽。

欒靜這才滿意的笑了笑,裝出灑脫的樣子道:“那我們就先進去了,你回去的路上小心點。

陳儒彬也是識趣的,看老婆走了,便也跟著進了屋,隻把謝奕辰和關月汐兩人留在外麵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