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傻孩子,跟我客氣什麼,咱們快把這些東西拿上去吧,估計兩個小傢夥怕是要等急了。

關月汐欣然點頭,和她一起端著托盤上樓去給大家送吃的。

剛到樓上,便見陳夢茹拿著包包從房間裡走出來。

她好像才哭過,眼睛看起來紅紅的,滿臉寫著委屈和不高興。

欒靜早知道她驕縱的性子,估計她今天就算跟陳錚回來也不會呆久,頂多就是給大家一個台階下。

“夢茹,你又要出門嗎?”

聽到欒靜的話,陳夢茹抬頭看了她一眼,神情不悅的道:“嗯,我跟朋友約了今天晚上一起吃飯,可能過兩天再回來。

欒靜頓時蹙起眉:“你一個女孩子總是徹夜不歸算什麼事?如果是跟秦少吃飯,也可以把人帶回來啊,家裡的飯不比外麵好吃?”

陳夢茹神情倨傲的朝樓下看了一眼:“家裡的飯怕他吃不慣,他平時也大多在外麵吃的。

說罷,從欒靜和關月汐兩人中間撞過去,差點把關月汐手裡的果盤撞翻。

看她這麼無理,欒靜眉頭忍不住皺得更緊。

“這孩子,真是越來越不懂規矩了。

關月汐看著陳夢茹大步走下樓,搖頭道:“姑媽,沒關係的,那天我跟陳錚揹著她說秦少的事,確實不對,她心裡不舒服也是應該的。

“什麼應該的?我看就是她自己看不透?秦時與那是能結婚的人麼?如果她自己非要往火坑裡跳,我也不會攔著她。

說完,欒靜便走過去推開遊戲室的門,把給小昀和熠熠準備好的零食送了進去。

“小昀,熠熠,你們看姑奶奶給你們準備了什麼?”

小昀和熠熠正在打雙人遊戲,聽到她的話回頭看了一眼,便立刻放下遙控器走過來。

“有布丁!”

“還有巧克力棒。

孩子果然還是孩子,尤其是熠熠,以前因為生病很多東西都不能吃,現在病好了,零食就能敞開吃了。

看他們興奮的樣子,欒靜也覺得非常滿足。

她的兩個孩子已經長大了,家裡已經有快三十年冇有孩子了,突然來了這麼兩個活寶,可不叫人疼著麼?

關月汐幫著她把東西擺上,看欒靜又去書房給陳儒彬和謝奕辰他們送點心了,便趁機在熠熠和小昀身邊坐了下來。

“寶寶們,媽媽能問你們一件事嗎?”

看著兩個吃得正歡的孩子,關月汐嚴肅的把話說了出來。

熠熠熟知她的一言一行,看到她露出這種表情,就猜到剛纔的事情可能敗露了,下意識朝小昀看了一眼。

小昀跟在關月汐身邊的時間比較短,加之性子又跳脫,自然冇有想到剛纔的惡作劇會被關月汐看穿,立刻道:“媽媽要問我們什麼事?”

關月汐看了她一眼,伸手把沾在他嘴角的巧克力抹掉,放緩語氣道:“告訴媽媽,剛纔表姑衣服裡的蟲子是不是你們放的?”

小昀一怔,目光躲閃了下,朝熠熠看了一眼。

熠熠既然想到事情敗露,自然也作好了承認錯誤的準備,看到關月汐把目光轉向他,立刻老實的點了點頭:“媽媽,我們下次再也不敢了。

關月汐在心裡歎了一聲,撫撫兩個孩子的頭道:“能告訴媽媽,你們為什麼要這樣做嗎?”

小昀隻想了一秒鐘,就毫不猶豫的道:“誰叫她不喜歡媽媽,媽媽是全世界最好的女人,她不可以討厭媽媽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