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因為坐在輪椅上的緣故,謝奕辰一直坐在樓下等著,看到關月汐從樓上下來,才朝她道:“發生什麼事了?是熠熠和小昀麼?”

關月汐搖搖頭,看他行動一直受限,有些抱歉的道:“你中午吃飽了冇有?”

謝奕辰斟酌了下,趁著冇有外人在場道:“你姑媽是不是對我不太滿意?”

這點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,她對謝奕辰的態度雖然熱情,但每每提起他和關月汐結婚的事,欒靜就推三阻四,不會直接答應。

關月汐默了下道:“可能是看你坐在輪椅上的原因吧,冇有征求你的同意,我也不好把實情告訴她。

謝奕辰點點頭:“我知道了,這件事我來跟他們談吧。

不一會兒,欒靜和陳儒彬等人也從樓上下來了,欒靜一邊走一邊還碎碎念:“好好的,怎麼會有蟲子跑進房間呢?明天要讓人看看,窗外是不是有什麼蟲子建了窩。

其他人都冇有出聲,倒是陳鐸朝客廳的關月汐和謝奕辰看了一眼。

陳儒彬的興致倒是冇受到什麼影響,走過來便朝謝奕辰道:“剛纔你說會下象棋,要不咱們到書房裡去下兩盤吧,讓月汐陪她姑娘聊會兒。

陳鐸聽完他的話笑了笑,道:“爸,你那個技術真的要跟謝少下嗎?不要到時候輸了又不肯認。

陳儒彬被他說得老臉無光,捧著茶杯道:“我什麼時候輸了不肯認?明明是你小子使詐!”

欒靜也正想跟關月汐私下聊聊她跟謝奕辰的事,現在聽陳儒彬說要跟謝奕辰下棋,立刻讓下人去張羅了。

陳鐸有工作要忙,陳錚便部著謝奕辰一起進了書房,順便觀摩觀摩他爸的棋技。

等到他們都走了,欒靜便趁著給大家準備茶點的功夫又跟關月汐聊了聊。

“月汐啊,不是姑媽不能情理,就算你真的喜歡謝奕辰,也要為自己以後的日子著想,他那腿要是不能好,難道你真想伺候他一輩子。

關月汐默了下,想到謝奕辰剛纔的態度,便坦言道:“姑媽,其實謝奕辰的腿,是能走路的。

欒靜頓時停下手裡的動作:“能走路?那他為什麼還坐著輪椅?”

“這件事說來話長,謝奕辰小時候的事你也知道……”

經過關月汐的一番解釋,欒靜終於明白了謝奕辰裝殘疾的原因,頓時又忍不住為他心疼了一番。

唏噓道:“原來是這樣嗎?他當年不僅被他爸跟繼母誣陷,回國後竟然還被他們這樣對待?”

關月汐點點頭,想起上次去謝家的經曆道:“謝有為的繼子和繼女都怕他回家去爭奪財產,謝有為自己也對他堤防得很,聽秦時與說,他們應該對謝奕辰做過很過分的事。

欒靜的表情有些不可置信:“虎毒不食子,謝有為這樣真是連畜生都不如,這還能叫為人父嗎?”

關月汐對謝奕辰的疼惜早就深深印在心裡,此時把這些說給欒靜聽,隻不過是不想她再用有色眼鏡看待謝奕辰。

欒靜自然明白她的意思,聽完之後拍拍她的手道:“姑媽知道了,原來謝奕辰有今天也這麼不容易,以後姑媽不會再對他有意見了,會像對待陳錚和陳鐸那樣對待她的。

聽到這話,關月汐立刻朝她釋然一笑:“謝謝姑媽。

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