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等到數量足夠多了,兩個小傢夥便互相對視一線,達成默契後就轉身蹭蹭蹭的朝樓上跑去。

兩人從正門進入,看得坐在桌邊的關月汐等人露出詫異的神色。

“小昀,熠熠你們跑去哪兒了?”

“我們去花園裡逛了逛,現在要回樓上去打遊戲。

小昀頭也不回的說著,和熠熠兩人飛快的跑上了樓梯。

欒靜在後麵看得一陣緊張:“你們跑慢點,小心摔著。

但是兩個不傢夥哪裡還有心思管這些,衝到陳夢茹門前就停下腳步,透過門縫朝裡瞧了瞧。

浴室的門還關著,裡麵傳來嘩嘩的水聲,想是還冇有洗完。

小昀回頭朝走廊上看了一眼,發現冇人注意,就拉著熠熠躡手躡腳的走進了房間裡。

陳夢茹的衣服就擺在床頭,看起來像是準備待會兒出來穿。

小昀看著她衣服狡黠一笑,朝熠熠示意了下。

熠熠得到指令,將手裡的紙盒朝下一扣,幾條活潑可愛的小青蟲就滾落在陳夢茹的衣服上蠕動起來。

兩個孩子同時露出了勝利的微笑,聽到衛生間裡傳來動靜,就立刻轉身朝門外跑去。

等陳夢茹出來的時候,屋裡還保持著她進去之前的模樣,睡衣平平整整的放一床上,房門也關著,冇有任何人進來的痕跡。

把她頭髮擦了擦,用毛巾包起來走到床邊解下浴巾開始穿衣服。

哪知衣服一披上去,她就感覺有些不對勁,似乎有什麼東西一直在裡麵蠕動,弄得她的皮膚癢癢的,還有些刺人。

陳夢茹皺了皺眉,顧不得吹頭髮先伸手到衣服裡麵摸了摸。

這一摸可不得了,簡直把她嚇得心肺炸裂。

“啊——”

她慘叫一聲,用力把捏在指尖的蟲子甩了出去。

“怎麼回事?”

樓下關月汐等人也吃完了飯,正坐在客廳裡拉家長。

聽到她的叫聲,關月汐頭一個從位置上站了起來,以為是熠熠和小昀在樓上發生什麼意外了。

其他人跟她的想法也差不多,全都朝樓上跑去。

“熠熠,小昀,怎麼了?”

關月汐首先衝到遊戲室,發現兩個小傢夥還好好在位置上坐下,兩人各戴著一個耳機,似乎玩得正高興。

看到他們安然無恙,欒靜這纔想起之前負氣上樓的陳夢茹,朝陳儒彬道:“不會是夢茹那邊出了事吧?”

幾人又趕緊跑到陳夢茹房間看了看。

此時的孫夢茹已經幾個小蟲子嚇得失去了理智,將浴巾裹在身上,把睡衣丟在地上拚命的踩。

看到她的舉動,欒靜等人皆是一臉莫名其妙。

“夢茹,這到底是怎麼了?”

鑒於陳夢茹的穿著,陳儒彬不好走進來細看,隻陳鐸跟著欒靜走了進來。

陳夢茹哭得梨花帶雨,指著地上的睡衣控訴道:“衣服上有蟲子,太可怕了,還會動。

陳鐸狐疑的看著她,把睡衣從地上撿起來一看,果然發現了幾個小蟲子的屍體,都被陳夢茹踩成肉泥了。

站在門口的關月汐神色一動,都覺得眼前的情景似曾相識。

一看前她在給謝奕辰當看護的時候,被郭薇刁難過,後來在淩雲山莊便也被蟲子爬了滿身,嚇得呱呱亂叫,到衛生間裡洗了一回才罷休。

冇想到這次陳夢茹居然也遇到蟲子了。

她目光不禁朝遊戲室裡瞥了一眼,發現門竟然半掩著,看到她突然轉頭看過來,藏在門後的兩個小腦袋立刻快速縮了回去,將門悄不聲的關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