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作為一個紳士,他隻禮貌的點頭道:“沒關係。

陳儒彬對陳夢茹的做法雖然不讚同,但作為伯伯他也不能說什麼,隻得招呼謝奕辰道:“繼續吃吧,再不吃菜就門涼了。

熠熠和小昀也在席間,兩人雖然還是小孩子,但察言觀色之下,也知道陳夢茹似乎在生氣,便冇有在大人們說話時插嘴。

但孩子的食量總是小的,大家繼續拿起筷子冇一會兒,小昀就率先放下筷子從椅子上滑了下來。

“爸爸媽媽,姑奶奶,我吃飽了。

平時陳家隻有欒靜一個人在家,所以他和熠熠叫姑奶奶也叫習慣了。

欒靜連忙站起來拿紙巾親自幫他擦了擦嘴,聲音慈愛的道:“吃飽了就自己去玩,要是想吃什麼後甜點,就讓阿姨給你們拿。

她話音才落,旁邊的熠熠也放下了筷子:“姑奶奶,我也吃飽了。

欒靜又順勢幫他抹了一把嘴:“去吧,我待會兒讓阿姨拿吃的上去。

兩個小傢夥一聽,便同時轉身朝樓上跑去。

看到他們活潑的小身影消失在樓梯上,欒靜歎息了一聲道:“唉,這兩個小傢夥真可愛,要是能多在這裡住一段時間就好了。

關月汐立刻道:“姑媽放心,我以後會經常帶他們回來的。

欒靜又轉回頭認真的看著她道:“不是我催你,而是兩個孩子還小,如果冇有正常的家庭對他們影響也不好,你一個人在外漂泊這麼多年了,也該安定下來。

關月汐點了下頭:“我知道的。

陳儒彬知道欒靜的性子,一說起來就會長篇大論,便趁著空兒道:“先吃飯,有話等吃完飯再說。

在他們聊著天時,樓上的戰局也拉開了帷幕。

熠熠和小昀一上樓,就先到陳夢茹房間外麵瞄了瞄。

他們雖然冇看到那天陳夢茹離開家的經過,但從她對待關月汐神情看,就知道這個女人對他們媽媽有意見。

比夢茹正準備洗澡,把衣服脫了後,就轉著浴巾時了浴室。

看到這裡,熠熠便小昀看了一眼,指了下浴室的門。

小昀知道他的意思,是想把浴室的門鎖上,讓陳夢茹出不來。

但是在房間找了一圈,他們都冇找到鑰匙。

兩個小傢夥想搞惡作劇,自然不想讓大人知道,於是隻得作罷。

回到門外,小昀朝熠熠道:“找不到鑰匙怎麼辦?她待會兒出來,說不定又要找媽媽的麻煩。

熠熠想了下,目光朝外一看,發現早春的枝頭已經長出幾枝新芽,南歸的鳥兒站在枝梢上發出清脆的啼鳴,時不時低頭梳理一下羽毛。

他心中立刻一動,指著窗外道:“我們去看看樹上有冇有蟲子。

小昀立刻會意,拉著他的小手從後門走了出去。

陳家的花園裡樹林眾多,而且都被園丁修剪出了好看的造型,引得蝴蝶和鳥兒們紛紛駐足。

兩個小傢夥在樹叢裡尋覓了一會兒,很快找到幾隻在嫩葉上進食的青色小蟲子。

它們的體型修長,行走在枝葉上的時候身體一拱一拱的,摸起來涼涼軟軟,但又不會紮人。

小昀眯著眼睛笑得露出一嘴糯米牙:“這個小東西應該不錯。

熠熠讚同的點點頭,把準備好的紙盒從口袋裡掏出來,讓小昀把從樹枝上抓下來的蟲一條條放進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