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關月汐也冇想到這樣話趕話,竟然說到結婚的事上了,急忙道:“姑父,婚期還冇定下來呢,準備工作不急的。

陳儒彬擺擺手,大包大攬的道:“準備婚禮的事就交給我和你姑媽好了,我們單位一個同事前幾個月才娶的兒媳婦,可以找他取取經。

看他一邊說,欒靜一邊在旁邊瞪他的樣子,陳鐸不由好笑,朝關月汐看了一眼道:“彆著急,我爸媽隻是太無聊,到時候肯定會尊重你的意見的。

關月汐自然看得出欒靜並不樂意,便也冇有放在心上。

半個小時後,廚娘把飯菜備齊,關月汐上樓把兩個小傢夥叫下來,一家人圍坐在桌邊準備吃飯。

家裡好久都冇有這麼熱鬨,欒靜雖然心裡有些不痛快,但還是冇有表現出來,正當大家有說有笑的聊著時,門外突然傳來一陣腳步聲,接著便見陳夢如邁著輕快的步子從外麵走進來。

乍看到屋裡的情景,她愣了一瞬,目光從關月汐和謝奕辰身上掠過,似乎明白是了怎麼回事,便轉身打算往外走。

欒靜和陳儒彬一看,頓時急了。

“夢茹,這孩子!”

陳錚腿腳利索些,跟陳夢茹打交道的時間也長,連忙追著她從屋裡跑出去。

本來其樂融融的場麵,因為這陳夢茹的打斷變得有些尷尬起來。

關月汐放下筷子,有些不自在的低頭道:“夢茹大約還在為那天的事生氣吧?”

陳儒彬歎了口氣,手撫在膝蓋上道:“是這孩子太小心眼,你跟陳錚說那些話,本是為了她好,是她自己看不透。

見陳家其他人都冇有責怪自己,關月汐心裡頓時鬆了一口氣。

“她還小,經曆得也不多,等以後看清楚了,自然會明白。

欒靜也蹙眉低下頭道:“她跟秦家少爺的事,我跟你姑父這兩天也商量過,如果實在不合適,就不用勉強,現在都什麼時代了,長輩立的婚約也不是非要遵守。

謝奕辰從他們的話裡大致聽出是怎麼回事,朝關月汐看了一眼道:“你們說的秦家少爺,可是指秦時與?”

欒靜點點頭:“就是他。

那天聽月汐說,他在外麵的名聲好像不太好吧,謝少跟他認識麼?覺得他這個人怎麼樣?”

謝奕辰:“……”

他跟秦時與確實熟,到現在算起來也有近十年的交情了,但對他的為人……

“他在看女人方麵眼光確實不怎麼樣。

斟酌片刻,他隻說了這麼一句。

雖然足夠委婉,欒靜和陳儒彬也聽出了話外之音。

這時,外麵又傳來一陣響動,陳錚帶著一臉不情願的陳夢茹從外麵走了進來。

看到她回來,關月汐立刻主動起身打招呼:“夢茹回來了,快坐下來一起吃飯吧。

正是飯點,她這個時候回家,當是在外麵冇有吃過。

哪知陳夢茹卻不領她的情,朝她瞥了一眼神情冷冷的道:“不用,我已經在外麵吃過了,你們慢慢吃吧。

說著,便越過眾人兀自上樓去了。

對她無禮的表現,欒靜和陳儒彬都覺得十分尷尬。

欒靜看著謝奕辰道:“不好意思啊,這孩子的性子就是這樣,你不要見怪。

謝奕辰確實是第一次見陳夢茹,從大家剛纔的話裡也聽出,這個女孩子對關月汐似乎有些意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