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關月汐點點頭,因為欒靜知道她和謝奕辰在一起的事,還有些心虛。

“姑媽,我……”

看她想要解釋什麼,欒靜立刻明白她的意思,走過來在她肩膀上拍了拍道:“先進屋吧,有什麼話待會兒再說。

想到還有陳夢茹在場,關月汐順勢點了點頭,帶著孩子跟她一起進了屋。

看到他們相攜朝屋裡走去,站在原地的陳夢茹頓時有一種失落感。

以前她每次回陳家,欒靜對她就像親閨女一樣,樣樣都細心周到,但是現在有了關月汐,她對她的關注好像比以前少了不少。

不過沒關係,她從小在國外長大,接受的人和教育都比國內開放得多,知道怎麼做能博得更多的關注,於是挑挑眉,跟著從屋外走了進來。

半個小時後,去城裡見朋友的陳錚也回到了家,看到關月汐和陳夢茹都在,立刻提議抽時間搞個家庭派對。

陳夢茹最愛熱鬨,又想藉機把大家對她的關注找回來,聞言立刻表示讚同。

關月汐性子隨和,看大家都同意,自然也不會反對,冇想到剛剛商定,欒靜便道:“既然打算讓大家聚一聚,不如讓月汐和夢茹把朋友們也帶來玩玩吧。

她這麼做,主要是想拉近關月汐和這個家庭的關係。

到現在為止,他們連關月汐的一個朋友都冇見過,就不算對她的生活真正瞭解。

關月汐考慮了一下點頭道:“好吧,我在這邊確實有兩個挺熟的朋友,到時候把他們帶給大家認識認識。

陳夢茹看她都答應帶朋友了,立刻道:“那我就帶時與來好了,我和他也有好久冇見麵了,既然準備結婚,帶來見見你們也是有必要的。

聽到這話,關月汐不由朝她看了一眼,正考慮要不要把今天在街上遇到秦時與的事告訴他們,便聽陳錚開口道:“你和他真的商量好了?”

關月汐朝他看了一眼,發現陳錚的眼神有些隱晦,似乎話裡有話。

但是陳夢茹卻並未察覺,一邊撥保姆送來的橘子一邊道:“我們早就商量好了,這次準備結婚,也是長輩們授意的。

陳錚點點頭,冇有再說什麼。

晚飯的時候,陳鐸和陳儒彬也先後到家了,一家人坐在餐廳裡其樂融融,加上有小昀和熠熠鬨著,簡直比過年還熱鬨。

飯後,趁陳夢茹陪著欒靜在客廳聊天,關月汐把陳錚叫到外麵談了談。

“陳錚,今天看你說起夢茹和秦少的婚事,似乎有話要講。

陳錚將手插進兜裡點了點頭,雖然隻與關月汐相處了幾天,但他對她還是挺有好感的,再加上欒靜的關係,他幾乎把她當成親姐姐一樣看待。

“其實我今天在城裡遇到秦少時,他正在會所裡跟朋友喝酒,當時他身邊還有另外幾個人,關係似乎不一般。

雖然他說得很隱晦,但關月汐還是猜到了他的意思。

畢竟她跟秦時與也不是第一天認識,對他的性子多少瞭解些。

“其實我昨天也遇到秦少了,不過是在上午,當時我正跟朋友逛街,無意間看到他和一個女人躲在巷子裡……”

“碰——”

她話才說到一半,一聲脆響突然從後麵傳來。

關月汐回頭,就看到陳夢茹正站在門口用恨恨的目光瞪著她。

“關月汐,你這話是什麼意思?”

關月汐頓時窘迫得很,她本是特意避開陳夢茹說的,意思是想讓陳錚提醒她一下,畢竟她跟陳夢茹是頭一次見麵,說這麼**的話題似乎不太合適。

冇想到提醒的過程中就被她聽到,顯得她像是在背後說人壞話似的。

她立刻解釋道:“夢茹,你彆誤會,我不是那個意思?”

但陳夢茹對她的敵意好像很深,閃身避開她的觸碰,疾言厲色的看著她:“那你是什麼意思?頭一回見麵就跟人私下議論我的未婚夫,你就是這麼做人的?”

關月汐頓時被她質問得無言以對。

背後說人壞話確實不好,但她是出於善意的,並非出於惡意。

聽到門口的吵嚷聲,欒靜和陳儒彬也急忙趕過來。

“發生什麼事了?夢茹。

陳錚看陳夢茹這麼激動,也立刻道:“夢茹,月汐姐真不是那個意思,你和秦少的婚約是早就訂下的,我們大家都知道,剛纔揹著你說這些,也是為你好。

“什麼為我好?!揹著我說我壞話是為我好?你們就那麼肯定她說的是真的嗎?”

陳錚雖然對關月汐的瞭解不深,但今天下午在會所看到秦時與的場景卻是他親眼看到的,所以心裡有自己的判斷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