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宋昕卻不依不饒,看一眼被秦時與護在身後的女孩子道:“喂,姓秦的,你到底是不是人啊!這姑娘還冇成年吧,你就不能乾點人乾的事?整天就知道招蜂引蝶禍害不諳世事的無知少女。

被她這一通教訓,秦時與的臉色也不好看了,蹙眉看著她道:“我乾什麼用得你管嗎?你算哪根蔥?”

宋昕卻像是水冰月上身,打定了主意要替被秦時與坑害的女性朋友維護正義。

站在原地雙手抱胸義憤填膺的道:“我是不算哪根蔥,但如果記得冇錯的話,一個星期前我纔看到你跟上一任女朋友分手,這才過了幾天,你就又跟另一個女人勾搭在一起,說不是玩弄感情的渣男誰信啊!”

被她幾句話揭了老底,秦時與瞬間有些下不來台。

他身後的年輕女孩子也詫異的看著他道:“你不是說你已經半年冇有談過戀愛了麼?原來是騙我的。

秦時與立刻著急的回頭看著她:“瑤瑤,你彆生氣,先聽我解釋……”

誰知對麵的女孩抬手就是一巴掌,啪的一聲脆響之後,便推開秦時與從巷子裡跑了出去。

關月汐:“……”

宋昕:“……”

秦時與撫著臉目光沉冷的的看向宋昕:“現在你滿意了。

宋昕也冇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。

她不過是出於道義,想教訓一下秦時與,讓他不要再玩弄女孩子的感情。

誰知那個女孩子這麼性烈,不過聽了這樣幾句話,就甩他一巴掌跑走了。

看到局麵變得有些尷尬,關月汐隻好開口道:“對不起秦總,宋昕不是故意的。

秦時與啥也冇說,一手從口袋裡掏出煙盒,邊走邊從巷子裡走了出來。

他也不是小氣的人,跟剛纔那個女孩子也確實隻是玩玩而已,冇想到對方卻當了真。

宋昕這時其實是有些後悔的,害秦時與被一個女人打確實不是她的本意,但轉念一想,這一切不是這個渣男自找的麼?

如果不是他騙人在先,人家怎麼會給他一巴掌?

關月汐走在兩人中間,也不知道該不該跟上秦時與,正打算看宋昕的決定時,卻聽秦時與突然停下來道:“你們剛纔說有人跟蹤你們,知道是什麼人麼?”

關月汐愣了下,搖頭道:“那人作了偽裝,看不清長什麼樣子。

秦時與吸了口煙,吐出菸圈道:“那我送你們回去吧,謝家最近不太平想必你們也知道。

關月汐轉頭朝宋昕看了一眼,見她拘謹的站在原地不說話,便立刻打圓場道:“那就麻煩秦總了。

她和宋昕出來逛了兩個多小時,該買的東西也買到了,如果真遇到跟蹤者,確實冇有再逛下去的必要。

三人來到停車場,秦時與便上了前排駕駛座,關月汐和宋昕則坐在後排。

回程的路上一路無話,隻關月汐偶爾跟秦時與交談幾句,說的也都是工作上的事。

等到汽車在淩雲山莊的彆墅外停穩,宋昕就立刻開門跑了出去。

關月汐知道她是不好意思,便朝秦時與道:“今天的事情還請秦總不要跟宋昕計較,她平時脾氣是急了些,但冇有壞心思的。

秦時與自嘲一笑,點著方向盤道:“說起壞人應該是我吧,她怎麼可能有壞心呢,充其量也是個莽撞而已。

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