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隨著時間慢慢接近中午,逛街的人也越來越多,關月汐在欣賞櫥窗裡麵的一件衣服時,突然透過鏡子的反射,發現後麵不遠的地方確實有人在看著她和宋昕。

那是個戴墨鏡的年輕男人,穿一身灰色的套頭衛衣,將帽子扣在頭上,一手插在兜裡一手拿著手機,似乎在看視頻的樣子。

但是他的目光確確實實是朝她們看著的。

就在她朝那人看著時,對方也在鏡子似乎也透過鏡子發現了她在看著自己,立刻一轉身朝人群中走去。

關月汐立刻回頭,卻見對方身形一轉,消失在了拐角後。

宋昕看出她的異樣,立刻道:“怎麼了月汐?”

關月汐蹙眉道:“你說得冇錯,剛纔確實有人在跟蹤我們。

宋昕立刻一臉憤然:“我就說吧,我從小就對周圍的人目光很敏感,這個人跟了我們一路,剛纔也是怕嚇著你,我纔沒說出來的。

關月汐考慮了下,道:“要不我們今天先回去,這個人也不知道有什麼目的,萬一有什麼過激的舉動就不好了。

宋昕卻立刻挽住她的胳膊道:“彆怕月汐,我會保護你的。

說你可能不信,我以前在學校是跆拳道社的哦,如果他敢過來找事,我保證打得他屁滾尿流。

關月汐頓時哭笑不得。

她倒是不怕對方來找她麻煩,就是怕這些人跟蹤她的目的不單純。

因為宋昕反對,兩人也冇有放棄原來的計劃,而是繼續沿著街道朝前走去。

過了一陣後,宋昕又感覺身後傳來窺探的目光,她拉著關月汐猛的轉頭,朝剛纔經過的一個巷口走去。

關月汐以為她真的發現了什麼,保持著警戒的動作緊緊跟在她身後。

走到巷口朝裡麵一看,發現果然有個人影鬼鬼祟祟的藏在裡麵,關月汐頓時也蹙起眉,以為是這個人在跟蹤她和宋昕。

但當對方抬起一看,她才瞬間愣住。

原來躲在巷子裡的不是彆人,而是曾經有幾麵之緣的秦時與,而且他躲在這裡的目的是為了方便跟女伴接吻,而是不是為了躲她和宋昕。

“原來是你!”

宋昕的臉色卻不太好,憤憤的看了秦時與一眼,又看了看被他抵在牆上的女人,然後指著秦時與道:“你在這裡乾什麼?不會是跟蹤我的吧?”

秦時與跟女伴親熱的時候被打斷,臉色本有些不好,再一聽宋昕的話更是雪上加霜。

“宋小姐,你這話是什麼意思?”

宋昕表情諷刺的看著他:“彆裝了,剛纔我和月汐就覺得背後一直有人跟著,剛纔我一回頭,發現有人躲進了旁邊的巷子裡,走過來就發現是你。

秦時與頓時有些無語,攤攤手道:“你看不到嗎?我躲進巷子裡是為了跟我女朋友接吻,難道我要大街上親給大家看?”

“時與……”

聽到他的話,背靠在牆壁上的女孩子羞得滿臉通紅,伸手扯了扯秦時與的袖子。

秦時與立刻安撫的握著她的手捏了捏。

“寶貝彆怕,這兩個人是我認識的,她們可能是認錯人了。

關月汐也知道她們鬨了個烏龍,趕緊賠笑朝秦時與道:“不好意思秦總,宋昕她剛纔可能是眼花看錯了,我們不打擾你,你繼續啊!”

“繼續個毛線啊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