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唐毅舉雙手做投降狀,朝走廊裡看了一眼道:“你不會是喜歡上他了吧?要不然乾嘛給他當看護?”

關月汐搖搖手指。

“你覺得我眼光有那麼差嗎?從精算師的角度來講,這個男人的升值空間雖然很大,但我真的不缺錢。

唐毅要笑不笑的看著她:“我懂,你們女孩子就是這樣,喜歡說反話。

關月汐正要爭辯,卻聽到走廊裡傳來一聲輕響,接著包間的門被推開,謝奕辰被郭薇推著走出來。

關月汐警告的看了唐毅一眼,連忙小跑過去。

高跟鞋磕在地上的響聲讓謝奕辰皺起眉,冷聲道:“關月汐,你又跑到哪裡去了?”

這個女人竟然敢把他扔下!

關月汐連忙道:“不好意思謝先生,我去了下洗手間。

聽到她刻意隱瞞的話,唐毅在暗處笑著搖了搖頭,然後端著酒杯,從另一個方向回了正廳。

從酒店出來的時候,已經晚上九點多了,想到一會兒就到熠熠和小昀睡覺的時間,關月汐的心便又提了起來。

這兩個小傢夥雖然機靈,但總是太不小心,老是在林叔麵前同時出現,再這樣下去,遲早會被他發現。

好在回到家後並無異樣。

小昀的房門關著,林叔和她一起把謝奕辰送回房間,又準備好了藥和熱水。

關月汐在一旁替謝奕辰收拾換下的衣物,突然聽林叔道:“少爺,小少爺最近是不是吃得有點多了?”

關月汐心裡一緊,下意識停下手裡的動作,豎起耳朵聽他接下來的話。

謝奕辰拿著水杯道:“什麼意思?”

林叔想了下道:“聽王媽說,他最近一天要喝幾瓶牛奶,點心和主食也吃得比以前多,我怕對胃不好。

原來隻是這樣。

關月汐嚇一跳。

但這樣下去也確實很危險。

熠熠從小食量大,喝牛奶就像喝水,兩個人這麼吃下去,確實會惹人懷疑。

林叔工作細緻,對小昀也是實打實的關心,會向謝奕辰提出來,並不奇怪。

謝奕辰默了下,道:“那就讓他控製一下,牛奶可以多喝,但主食還是少吃些,免得積食。

林叔嗯一聲,從房間退了下去。

關月汐收拾好東西正想離開,卻被謝奕辰叫住。

“你等等。

她立刻回到床邊道:“謝先生,還有什麼事麼?”

謝奕辰在燈光下覷著她苗條的影子,蹙眉道:“那個唐毅,你當真不認識他?”

唐毅雖然近半年纔回國,但在雜誌和網絡上出現的頻率還是非常高,他們公司就有不少年輕女職員對他著迷。

關月汐不明白他的意思,考慮了下謹慎道:“我確實不認識他,他說我眼熟,大約也是認錯人了。

謝奕辰這才點點頭,之前在酒會上的一點不快也一掃而光。

從謝奕辰房間出來,關月汐就又去看了看小昀和熠熠。

大約時間太晚,兩個孩子都睡著了,即便是在睡夢中,他們的小手還緊緊牽在一起,並排躺在床上,模樣可愛又窩心。

這都是她的孩子啊!

以後如果能永遠在一起,就太好了。

思及此,關月汐的眉頭不由蹙起來。

既然謝奕辰的骨髓不能和熠熠配型,那最後的希望隻能寄托在小昀身上。

她得找個機會和小傢夥談一談,把這件事的主動權交到他手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