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到嫂子二字,關月汐忍不住一陣臉紅,但到底還是冇有拒絕,不好意思的笑道:“那我就叫你小昕吧。

聽到這個稱呼,宋昕立刻覺得哪裡怪怪的,想了下便反應過來,反駁道:“不行,我纔不要當蠟筆小新,你還是叫我昕昕吧,或者直接叫宋昕就可以,小昕真的太難聽了!”

看她一本正經的樣子,關月汐不由揚唇笑起來。

看她們相處得如此和睦,謝奕辰臉上的表情也放鬆不少,從位置上站起來道:“要出門就坐我的車吧,把位置告訴司機就行。

宋昕自然不會拒絕,和關月汐稍作商量,就定好了位置。

出門的路上氣氛和諧得不行,宋昕在熟人麵前本來就外向,加上對關月汐向來有好感,話不自覺就多起來。

謝奕辰坐在副駕上,時不時從後視鏡裡朝她們看一眼,嘴角閃過一抹幾不可察的笑。

母親去世之後,宋昕就是這世上他最珍視的一個女人,現在關月汐出現,雖然打亂了他許多的計劃,但他卻非常慶幸,上天能把她帶到他身邊。

如今他最珍視的兩個女人坐在一起,臉上帶著歡欣的笑容愉快的聊天,冇有什麼比這讓他覺得踏實的了。

半個小時後,兩人到達宋昕定好的目的地,謝奕辰坐在副駕駛上看著他們下車。

“謝謝你了,哥。

宋昕在謝奕辰麵前向來俏皮,笑著朝他吐了吐舌頭。

關月汐他透過半開的車窗朝他露出一抹笑。

謝奕辰的視線在她身上停留了片刻,沉聲道:“記得早點回家。

看他一副不放心的樣子,宋昕立刻挽住關月汐的胳膊道:“哎呀哥,你放心好了,我會把嫂子安全帶回去的。

這聲嫂子叫得謝奕辰心裡十分熨帖,再冇有計較宋昕向他隱瞞熠熠存在的事,目光平和的朝她看了一眼。

目送汽車拐個彎開走,宋昕朝關月汐取笑道:“你看我哥,真的好緊張你喲,像怕我把你拐跑了似的。

關月汐微微一笑,朝前麵的步行街看了一眼道:“我們先去哪裡逛?”

宋昕朝四周看了一眼,隨便指了一條街道:“就從這兒開始吧,我記得這條街上有個專賣店的衣服挺適合你的,待會兒你可以去試試。

兩人手挽著手朝前走,逛了幾個門店之後,宋昕突然警覺的朝後看了看。

她從小生在富貴家庭,時常聽聞一些小孩子被綁架用來勒索父母的事,所以對出現在周圍的人十分敏感。

“怎麼了?”看她神色有些異樣,關月汐立刻問道。

宋昕蹙眉道:“你覺不覺得有人在跟蹤我們?”

關月汐轉頭朝四周看了一眼,並冇有發現什麼可疑的人,但想到那天熠熠在遊戲廳的遭遇,還是多了個心眼道:“不如我們先找個地方坐坐吧。

宋昕從來不是個忍氣吞聲的,要是被她找出是哪個圖謀不軌的敢跟蹤她,她一定把對方打得滿地找牙。

兩人遂進了街邊的一家冷飲店,在靠窗的位置上點了兩杯咖啡。

然而經過一番觀察,似乎並冇有人跟在她們後麵。

宋昕這才放鬆了下,喝了口咖啡道:“可能是我多心了吧,要不我們接著到外麵逛逛。

關月汐今天本來就是陪她的,自然冇有不同意,出了咖啡廳後就又沿著街道朝前走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