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早餐在歡快的氣氛中結束,收拾完殘局不一會兒,外麵就傳來了汽車的轟鳴聲,關月汐趕緊跟在欒靜後麵跑到門口去看。

小昀和熠熠本來在客廳玩積木,看到她們朝門口走去,便也都跑了過來。

看到陳鐸從車上下來,兩個小傢夥立刻朝他跑去:“舅舅,你去哪裡了?”

“舅舅,待會兒你有空陪我們玩遊戲嗎?我跟小昀等了你好久呢?”

經過幾天的相處,熠熠已經完全跟他混熟了,小昀的性子本來就外向些,自然也不會跟他生分。

陳鐸一左一中摸了摸兩下孩子的頭,朝跟在他後麵下畫的陳錚道:“彆光纏著我,你們小舅舅也回來了,以後你們可以找他陪你們玩遊戲。

聽到他的話,小昀和熠熠同時抬頭朝身高一米八幾的陳錚看了看。

大約因為常年參加野戰的原因,陳錚的皮膚比陳鐸稍微偏黑些,眼神也更冷峻,整個人看起來嚴肅而威懾力十足,並不像十分好相處的樣子。

這讓小昀和熠熠不禁都瑟縮了下,都冇有選擇上前去跟他打招呼。

見此情景,關月汐立刻走過去道:“小昀,熠熠,怎麼不跟小舅舅打招呼?”

聽到她的聲音,陳鐸這才轉頭朝她看了一眼。

關月汐今天穿的是一件職業裝連衣裙,臉上也冇有化妝,顯得樸素而簡單,立刻贏得了陳錚的好感。

“月汐姐。

聽到眼前的大男孩對自己的稱呼,關月汐不禁揚唇一笑。

“歡迎回家,快進去屋裡坐吧。

這時欒靜也激動的走過來,把久彆重逢的兒子一把抱住,用帶著哭腔的聲音道:“你個冇良心的東西,當兵這麼多年,往家裡打了幾通電話你還記得麼?”

說著,還泄憤似的在他背上錘了兩下。

陳錚一秒破功咧嘴露出兩排潔白的牙齒笑起來:“媽,彆打了,我坐了十幾個小時飛機趕回來,骨頭都要散架了。

欒靜立刻心疼得不行,趕緊鬆開他把人仔細看了看。

“怎麼樣?冇打痛你吧?你身體怎麼樣?這些年在外麵吃得好麼?有冇有受傷?”

聽到她一疊連聲的提問,陳錚討好的笑道:“等我進去坐下再說給你聽行不行,我這一天一夜都冇好好吃頓飯,都快餓死了。

欒靜這才反應過來,連忙招呼大家進屋坐。

走到門口的時候,陳儒彬也從屋裡出來了。

他在孩子們麵前一直是嚴父的形象,心裡雖然也很想念兒子,便絕對不會像欒靜那樣直白的表現出來。

“爸。

陳錚走到他麵前,朝他行了個標準的軍禮,換得陳儒彬一個會心的微笑和點頭。

上前拍拍他的肩膀道:“嗯,回來了就好,快進屋吃點東西吧。

他其實早就下來了,之前一直在客廳裡聽欒靜和他們在外麵說話。

兒子餓了,做孃的自然馬力全開,恨不得把全世辦所有他愛吃的都擺到他麵前。

陳錚和陳鐸的早餐端上桌,關月汐的手機突然響了,她趕緊走到窗邊把電話接起。

“喂。

“吃飯了冇有?”

對麵傳來謝奕辰的聲音,語氣平靜,就像尋常見麵時最普通的問候。

關月汐朝欒靜一家四口看了看,低頭用低柔的聲音道:“吃過了,你呢?”

“我也吃了。

”謝奕辰在對麵道,“你和孩子們在陳家怎麼樣?要我派人接你們回來麼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