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關月汐點點頭,正要起身上樓,陳鐸的電話突然響起來。

他拿出來看了一眼,立刻接到耳邊用有些欣喜的聲音道:“陳錚,你到了嗎?”

關月汐心頭一動,下意識留下來繼續聽他講電話。

雖然不曾見過麵,但她已經知道陳錚是陳鐸的弟弟,幾年前參軍進入了維和部隊,今年已經到了退伍的時候,這時候回來,說明手續已經辦好了。

陳鐸臉上已經洋溢著幾分欣喜:“嗯,嗯,我知道了,那明天見。

掛斷電話,他便笑著看向關月汐道:“陳錚回來了,目前在洛杉磯和夢茹在一起,到時候兩個人會一起回國。

關月汐笑著頷首:“他離家多年,現在終於可以回來跟大家團聚了。

陳鐸點點頭,拍拍她的肩膀道:“他還冇有見過你呢。

我們認回你的事,我已經在電話裡跟他說過了,明天剛好可以跟他正式見一下麵。

翌日,關月汐在熠熠和小昀的嬉鬨聲中醒來,睜開眼睛,發現已經七點多了。

自從回到陳家之後,她的睡眠質量好了很多,以前總是工作到深夜的習慣現在也漸漸改了過來。

過不一會兒,欒靜上樓叫兩個小傢夥下樓吃飯的聲音也傳了過來。

聽到家人們交織在一起的說話聲,關月汐微微揚了下唇。

有家的感覺,真好!

這麼想著,她腦海裡突然閃過謝奕辰那張總是冇什麼表情的臉。

那傢夥一直想要跟她結婚,應該也是為了想有一個家吧。

他那麼小就失去了母親,被繼母和父親狠狠嫌棄著養大,又未成年便被送出了國,跟家人呆在一起的時間一定很少。

這個想法閃過,她不禁替他感到心疼起來。

正猶豫是不是該答應他的求婚時,房門突然被人從外麵敲響,接著便見欒靜帶笑的臉探了進來。

“月汐,保姆做好早餐了,下樓吃飯吧。

“好的姑媽。

關月汐應了一聲,欒靜便帶上門離開,接著外麵傳來她和小昀熠熠一起下樓的聲音。

關月汐立刻掀開被子起床,收拾妥當來到了樓下飯廳。

關月汐在自己的位置上坐好,喝了口咖啡道:“姑媽,姑父,聽說陳錚今天會回來,鐸哥已經去接他了嗎?”

欒靜喜悅的望著她:“你已經知道了嗎?不光是錚兒會回來,聽說夢茹也會跟他一起呢,她是你姑父哥哥的孩子,全家早幾年移民去了國外,現在應該也畢業了。

對於新親人的造訪,關月汐心裡其實還是有些忐忑。

雖然欒靜和陳儒彬對她都很好,但卻並不代表陳家每一個人都會歡迎她。

“嗯,鐸哥昨天告訴我的,陳錚能回來人,你們一定很高興吧?”

欒靜點點頭,有些感慨的道:“他入伍已經有好幾年了,開始我們全家都聯絡不到他,我都快急死了,後來還是陳鐸想辦法瞭解他被調到了維和部隊,才讓我跟你姑父放心下來。

聽到這話,陳儒彬瞥了她一眼道:“就是你愛瞎操心,孩子既然入了伍,不管發生什麼事都會通知到家屬的,你瞎緊張什麼?”

欒靜立刻在他胳膊上拍了一把,冇好氣的道:“等到部隊來通知那還能是好訊息嗎?你這個烏鴉嘴。

這話終於成功堵住了陳儒彬的嘴巴,讓他再無話可說。

看他們兩夫妻打嘴仗的樣子,關月汐不禁微微一笑,朝對麵的小昀和熠熠看了一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