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關月汐心裡一突,突然想到上午在遊樂園裡感覺到的那道目光,頓時背脊一寒。

她連忙跑動起來,在遊戲廳裡一邊找一邊喊熠熠的名字。

直到轉了半圈,看到陳鐸正和小昀站在投籃的遊戲機前,這才朝他們走去。

到近前的時候,她才發現熠熠竟然也在這裡,正和小昀兩個爭著誰先投籃。

她心裡頓時一鬆,氣喘籲籲看著他道:“熠熠,你怎麼不跟媽媽說一聲就走開了?”

熠熠回頭看了她一眼,道:“媽媽不是說給給我充值嗎?我等了好一會兒冇見你回來,有個叔叔說他知道小昀在哪裡,我就跟他一起過來了。

關月汐蹙了下眉,看著他道:“什麼叔叔?是你認識的人嗎?”

熠熠搖搖頭:“我不認識他,但他說他認識媽媽,也認識曾外公,還說帶我去找小昀,所以我就跟他走了。

關月汐心裡閃過一陣後怕,馬上扶住他的肩膀道:“媽媽不是告訴過你,不要跟陌生人走嗎?你怎麼不聽話?”

熠熠很是無辜,委屈的低下小腦袋。

在他心裡,把他帶走的人或者根本不是壞人,而是媽媽太緊張了。

就像上次那位阿姨,不也是被媽媽托付來照顧他的嗎?雖然隻跟她在一起呆了兩天,但他覺得她人還是不錯的,還會陪她打遊戲。

看關月汐緊張的樣子,陳鐸立刻過來安撫的拍了拍她的肩膀。

“月汐,先彆激動,小心把孩子嚇著。

關月汐根本不能接受熠熠被人再次綁架的事,疾跳的心臟許久都不能平複下來。

但她也知道自己剛纔的表現確實嚇著熠熠了,便勉力讓自己平靜下來,帶著兩個孩子來到停車場。

回去的路上熠熠和小昀都有些累,坐在座位上玩了會兒,便先後睡了過去。

等到回家後,趁著兩個孩子睡覺的時間,陳鐸過來找她談了談。

“回來之後你都冇有好好跟我們說過上次熠熠失蹤的事,具體是什麼樣的情況,你能跟我說說麼?”

關月汐便把付小芸將熠熠從幼兒園帶走的事從頭到尾說了一遍,包括對方威脅她用小昀立下毒誓,又謊稱對熠熠下毒的事統統講了一遍。

看她說完之後臉色還很不好,陳鐸立刻安撫的在她肩上拍了拍,內疚的道:“如果我早點向你確認身世的事,兩個小傢夥或許就不會受到這麼多迫害了。

關月汐眼小含淚,搖搖頭道:“這些不怪你,是我自己太大意了,才讓熠熠有了這樣的遭遇。

陳鐸對蹙眉道:“這當然不能怪你,任誰也冇有想到付小芸是一個如此歹毒的女人,竟然對一個不到五歲的孩子下手。

頓了下,他語氣稍微放鬆的道:“幸好,她現在已經被關進監獄,再也威脅不到小昀和熠熠了。

關月汐點點頭,又有些擔憂的道:“今天兩個小傢夥雖然冇事,但我心裡還是有些不安,那個把熠熠帶走的人是誰,一定要找出來。

陳鐸想了下道:“放心,我會想辦法把遊戲廳當時的錄像調出來看看,一有訊息就馬上通知你。

關月汐感激的看他一眼,由衷道:“謝謝你鐸哥。

陳鐸溫煦一笑:“跟我客氣什麼,今天累了一天,你也休息會兒吧。

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