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透過墨鏡向後瞥了一眼,聲音有些不悅的道:“時間不早了,我們還是回去吧。

關月汐如釋重負,立刻點頭道:“是的,謝先生。

站在原地的唐毅挑挑眉,朝關月汐推著謝奕辰離開的背影望瞭望。

不想剛走到大廳中間,立刻有人走過來將他們攔住。

郭薇的臉色有些不悅,先是瞪了關月汐一眼,走到謝奕辰麵前低頭朝他道:“奕辰,我爸爸想和你單獨說幾句話,他已經在包間等著你了。

謝奕辰興致缺缺。

他已經不是當初那個初入商場,冇有任何後盾的年輕小夥子了。

郭震華若仗著前幾年幫過他兩次,就倚老賣老對他提出什麼過分的要求,他也不會客氣。

“我今天身體不舒服,需要回家休息,麻煩你轉告郭老,我下次再來拜訪他。

見他說完就要離開,郭薇立刻麵帶祈求的望著他,可憐兮兮道:“奕辰,今天可是我爸爸的生日,你連這點麵子都不給嗎?”

其實這次的談話是她向郭震華求來的。

剛纔謝奕辰在那麼多人麵前婉拒了郭震華拋出的繡球,若今天當真就這麼走了,那他們之間便真的再無可能了。

起碼她要給人一種錯覺,認為她和謝奕辰之間還是有些關係的。

謝奕辰本不欲與她糾纏,但想著日後雷霆還是有與郭氏合作的可能,便問道:“他在哪個房間?”

郭薇頓時喜笑顏開,上前道:“我推你過去吧,爸爸不喜歡被不認識的人打擾。

說著,意有所指的看了關月汐一眼。

關月汐不知該放手還是不該放手,正猶豫時,謝奕辰道:“關月汐,你跟過來,在外麵等著。

關月汐無法,隻得把輪椅交給郭薇,跟在他們後麵朝大廳後麵的包間走去。

經過大廳時,不少人都一邊朝他們打量一邊低聲議論。

雖然聽不清他們在說什麼,但關月汐知道,這些人議論的話題肯定跟她無關。

從今晚的排場不難看出,郭家的勢力在京城非常龐大,郭薇對謝奕辰的興趣又表現得那麼明顯,這些人肯定在議論他們之間的事。

郭薇揚起得勝者的笑容,把謝奕辰推開包間門口便回頭朝關月汐命令道:“你在這裡等著,彆讓我爸爸看到你。

關月汐懶得答理她,順勢靠著牆站定。

片刻後,包間的門被人合上,她被關在了外頭。

她百無聊賴的朝走廊兩頭望瞭望,正想著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回去時,便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端著酒杯走了過來。

“小汐,你到底在乾什麼?”

一聽到這聲音,關月汐就知道是唐毅過來了,立刻緊張的朝周圍看看,拉著他的手把他拖到外麵的陽台。

“師兄,你能不能小聲點,剛纔都說了我不認識你,你就不能識相點嗎?”

唐毅撫住額頭,不太理解的笑看著她。

“這是玩的是哪出?好好的精算師不當,當起看護來了?難道看護的薪水比精算師高?”

關月汐刮他一眼,又回頭看了看走廊。

“總之你不要把我的身份說出來,尤其是當著謝奕辰的麵,如果讓我聽到你透露一點風聲,你就死定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