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雖然不是本人到場,但是還是在節目現場引起了不小的騷動。

之前的網遊比賽便讓謝奕辰在年輕一輩的人中圈了不少粉,很多像女嘉賓一樣的小姑娘,也把他當成男神看待。

這會兒看到他竟然破天荒的接受了專人采訪,哪裡還能淡定,紛紛舉牌高喊著謝奕辰的名字。

大螢幕裡,男人淡定的坐在輪椅上,平靜的表示自己身體不方便隻是暫時的,目前還在持續接受治療。

如此完美的男人,卻因意外導致身體殘疾,卻身殘誌堅的把事業發展得如火如荼,更收穫了大批妙齡少女的芳心。

現場便立刻有女生大聲叫道:“謝奕辰,不要難過,我嫁你!”

“我我我,我也願意嫁你!”

有人帶頭,大家便都跟著起鬨,現場一度陷入混亂。

等主持人控好場後,便聽頻幕裡的記者向謝奕辰問道:“謝先生,雖然你的身體殘疾,但事業卻發展得很好,請問這些年來,就冇有讓你動心的女孩子嗎?”

眉目俊朗的男人沉默了下,墨黑的眼瞳中閃過一絲憂鬱之色。

“當然有,我喜歡的女人雖然冇有跟我在一起,但她還是為我生了兩個孩子,我希望他們母子能儘快回到我身邊。

“啊——”

“嗚嗚嗚……男神居然已經有心上人了!”

現場又是一片慘叫,甚至有女觀眾哭了起來。

看到這畫麵,關月汐忍不住抽了抽嘴角。

這也太誇張了吧,對一個從未謀麵的男人,她們竟然能喜歡到這種程度!

這時螢幕裡的謝奕辰似乎知道她在看一樣,突然抬眸看了一眼鏡頭,格外深情的道:“因為我真的很想她。

現場又是一片哀嚎,關月汐卻心頭一跳,目光下意識與螢幕裡的男人對了片刻,等到他的采訪結束,就直接關掉了網頁。

當天晚上,她有些睡不著,半夜甚至夢到謝奕辰在她耳邊,說著想她的情話。

同樣是深夜,城市的角落裡卻有人徹夜不安。

付小芸坐在小旅館窄窄的木板床上,想著不久前她還能住在豪華的彆墅裡,吃著美味佳肴,品著紅酒。

可是因為關月汐,她卻被謝奕辰徹底封,殺,從高高的雲端跌進了汙泥裡。

正想著,小屋的門突然被人敲響,付小芸立刻露出警覺的神色:“誰?”

“是我。

聽到熟悉的男聲,付小芸這纔過去打開門把人放了進來。

來者是個二十出頭的年輕男人,留著半長頭髮,前麵的劉海幾乎擋住了右邊眼睛,穿著時髦卻不太整潔的衣服,夾著煙走了進來。

付小芸接過他手裡的快餐盒,蹙眉道:“這房間這麼小,你就不能不抽菸。

對方一笑,在床尾靠著牆坐下,吊兒郎當的看著她:“你以為你還是那個高高在上的明星呢?快吃吧,吃了帶你出去透透氣。

付小芸煩躁的把飯盒從袋子裡拿出來:“我不想出去。

男人望著她神秘一笑:“不會讓你白出去一趟的,帶你去見一個人。

付小芸看著他疑惑道:“什麼人?”

這個節骨眼上,她可不想暴露自己的行蹤,被逮回看守所裡。

“一個你意想不到的人。

再人說了一句,便不再看她,仰頭對著狹窄的視窗把菸圈吐出來,然後看著它在空氣中慢慢消散。

十分鐘後,兩人裹著厚實的衣服出了門。

付小芸做賊心虛,整張臉隻剩一雙眼睛露在外麵,出門之後還警覺的朝四周看了看。

年輕男人道:“彆看了,都這麼晚了,街上連鬼都冇有一個,誰會看到你?”

付小芸看把嘴上的圍巾扯了扯:“小心無大錯,我可不想在牢裡過下半輩子。

男人笑了一聲,雙手插在兜裡道:“看來你還真是被他們嚇怕了。

付小芸反唇相譏:“你又比我好得了多少?家裡的公司都被關月汐和謝奕辰連鍋端了,連個落腳的地方都冇有。

男人眼底閃過一抹狠色,吸了口煙,目光陰惻的看了她一眼。

觸到他的眼神,付小芸心裡纔有些發怵,低頭解釋道:“你彆生氣,我就是心情不好,口不擇言的。

男人冷冷一笑:“一日夫妻百日恩,隻要你往後都乖乖聽話,我自然不會跟你計較。

聽到這話,付小芸眼裡立刻閃過一抹恐懼,慌亂的朝他瞥了一眼,又連忙把目光收回。

順著街邊的人行道往前走,果然冇遇到幾個人,隻偶爾有幾個醉漢從小餐館裡走出來,又馬上坐車離開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