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方謹斟酌了下:“不管怎麼講,付小芸現在已經逃離了警方的掌控,而且目前行蹤不明,很可能有人接應她。

謝奕辰沉吟了下。

這件事是他太大意,以為付小芸進了監獄就翻不起浪來,但是就現在來看,她的本事好像不僅如此。

“先生,我們要派人去找嗎?老爺子撥過來的人手也夠用。

自從上次熠熠的事情後,謝奕辰便把淩雲山莊附近的守衛也增加了,每次小昀出行時,後麵還會有保鏢跟著,不過遇到危險纔會現身而已。

謝奕辰想了下:“可以,先從她身邊的人查起。

當天下午,關月汐又在網上看到訊息,吳氏企業曆經兩天兩夜的掙紮,終於在這天下午正式宣佈破產。

吳氏總裁吳老先生在記者會上說,他家孫子不懂事,給家族招來了滅頂之災,還勸圈內人士謹記,有些人是惹不得的。

這些話的矛頭指向誰,大家心知肚明,但誰也不敢說出來。

吳氏在京城雖不算最大的企業,但能曆經幾十年屹立不倒,吳家人也算是有點才乾。

這樣一個生存半個世紀的老企業,卻在謝氏的打擊下不堪一擊,連三天都撐不過,不得不說,謝奕辰的手段實在令人膽寒。

看完吳老先生的視頻,關月汐默了默,心裡多少有些不忍。

如果當時她勸謝奕辰手下留情,吳氏是不是就不會破產了?這位老人是不是就不會在風燭殘年的時候,遭遇這樣的痛心疾首的事?

正想著,辦公室的門便突然被人敲響,許浩推門走進來。

“月汐,下班時間到了,要不要我順道送你回去?”

關月汐怔了下,想到今天早上謝奕辰說的話,有點為難。

“對不起許浩,我今天晚上有點事情,所以……”

許浩是何等靈活的人,聽她語氣就知道她不方便了,立刻笑著道:“沒關係,下次有機會我們再一起。

關月汐點點頭,收拾好東西便拿著包包朝前麵的電梯走去。

許浩在後麵看著她,目送她走進電梯後,臉上的笑便瞬間消失。

來到樓下,關月汐果然看到不遠處停著一輛黑色汽車,後座的車窗搖下來,一個小娃娃正趴在車窗上向她招手。

看到小昀,關月汐嘴角立刻揚起一抹笑,快步朝他走去。

而不遠處的停車場出口,許浩的車也正好駛出來,看到關月汐溫柔的笑顏,立刻朝她看的方向望去。

謝家的司機已經在車邊停著了,看到關月汐走過來,立刻主動拉開車門。

“關小姐,小少爺已經在裡麵了,先生讓我送你們回陳家。

關月汐立刻點點頭:“麻煩你了。

看到她和顏悅色的上車,還一邊跟後座的小昀說著什麼,許浩眼底立刻閃過一抹陰沉。

當初他不該心軟的,如果他能主動些,現在關月汐就是他的了。

汽車駛出市區後,很快按照導航朝陳家開去,在天色快要暗下來的時候,終於在陳家的彆墅外停了下來。

聽到引擎聲,欒靜和熠熠立刻雙雙從屋裡走出來,看到關月汐牽著小昀下車,立刻迎了上來。

“月汐,你終於回來了,這幾天可把我擔心死了。

欒靜對關月汐是真的擔心,當然也是真的愧疚。

如果不是她太草率,就不會讓關月汐遇到這樣的事情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