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但如今看來,謝奕辰是個真正的潛力股。

回京城不過五年,就把生意做得有聲有色,在各大財團的勢力中如魚得水,有這樣的能力和眼力,將來一定有前途。

“好,好,好啊!”

他把手鐲拿在手裡,一連說了三個好字,目光在謝奕辰和郭薇身上轉來轉去。

有眼睛的人都知道他這是什麼意思,奈何謝奕辰近些日子眼睛卻不太好,隻坐在輪椅上一言不發。

郭震華隻好道:“謝總果然有眼力,這對鐲子不錯,我看著薇薇戴著正好,不如就當是謝總送的聘禮吧?”

這句話雖然是以開玩笑的語氣說出來,但在場的人卻已經明白他話裡的意思。

謝奕辰卻怔了下,沉聲道:“郭老說笑了,我這些年在京城創業,承蒙郭老照顧,這對鐲子就當是回報你的知遇之恩,不作他用。

郭震華愣了下,郭薇臉上羞澀的笑容也瞬間消失,驚愕的望著謝奕辰。

關月汐低著頭眼觀鼻觀心,隻當看不出現場的氣氛尷尬。

現場安靜了大約兩秒鐘,立刻有心思玲瓏的人出來打圓場,把謝奕辰的話當玩笑似的帶過,催促下一個人去向郭震華送禮。

在人多的場合,關月汐一直低著頭,等到謝奕辰送了壽禮後,便將他推到人群外給他拿了杯紅酒。

“謝先生,我們什麼時候回去?”

謝奕辰疑惑的看向她。

自從進了會場之後,他就覺得關月汐看上去有些緊張,也不像平時在家裡一樣話多。

“你很著急?”他問。

關月汐是有些著急,一方麵是擔心熠熠和小昀在山莊被林叔和王媽發現,另一方麵也是因為,她剛纔在會場上看到了一個熟人。

雖然隔的距離有些遠,對方冇有認出她,但她不能保證待會兒不會跟他碰麵。

正想著,便見一個穿灰色西裝的男人端著一杯香檳朝謝奕辰走來。

關月汐立刻把頭垂得更低,真是怕什麼來什麼。

“請問是謝先生嗎?久仰大名。

那人像上次在國外碰麵時一樣,帶著儒雅的笑容走過來。

謝奕辰聽著耳邊的聲音有些陌生,便道:“請問你是”

對方毫不介意,從容的笑道:“謝先生不認識我正常,我叫唐毅,之前一直在國外發展,半年前纔回國的,很榮幸能在這次酒會上認識你。

謝奕辰挑挑眉。

唐毅這個名字他聽過,據說是目前京城能力最頂尖的CEO,半年前在海外鍍金歸來,是博尼亞大學經管係的高材生,深得國際金融專家埃裡芬的愛重。

“原來是唐先生,久仰久仰。

兩人寒暄了幾句,唐毅的目光突然轉向謝奕辰身後的關月汐,目光在她身上停留了片刻。

“不好意思,請問這位小姐貴姓,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?”

關月汐連忙把頭低得更低,扶扶眼鏡道:“唐先生說笑了,我不過是個看護,從未出過國,怎麼會跟你見過呢?”

對到他們的對話,謝奕辰稍稍有些不愉快。

原以為隻有他對關月汐有熟悉的感覺,怎麼出來隨便碰到一個男人,也說認識她呢?

真是奇怪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