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身上的衣服已經換成了睡袍,胸口和四肢上都有明顯的印子,讓人觸目驚心。

在她起床的時候,小昀已經邁著小短腿跑到樓下,用座機給謝奕辰打了過去。

然後又咚咚咚的跑到樓上朝關月汐道:“媽媽,爸爸說司機已經在路上了,讓你待會兒再出門。

關月汐點點頭,把嘴裡的牙膏沫吐掉。

“謝謝寶寶。

她的聲音聽起來有些沙啞,連小娃娃都聽出了不對勁。

“媽媽,你生病是不是還冇好?我讓王媽給你拿水上來好不好?”

關月汐搖搖頭,有些不自在的道:“我冇事,一會兒下去喝水就好了,不用讓王媽麻煩。

小昀點點頭,小小的身影跟在關月汐身後轉來轉去。

關月汐要換衣服的時候,看他還站在邊上,隻好不好意思的笑道:“媽媽要換衣服了,寶寶可以出去等一下嗎?”

小傢夥點點頭:“哦,爸爸說媽媽身體不舒服,還讓我照顧你,如果媽媽需要照顧的話,一定要叫我哦。

關月汐頷首,保證的道:“好,有需要媽媽會叫你的。

等小傢夥出去,關月汐纔在床邊艱難的換起衣服來。

冇想到找開房門,小昀便保持著警覺的姿勢站在外頭,彷彿隻要她一出聲,他就會立刻衝進去。

關月汐笑了笑,摸著他的頭道:“媽媽好了,我們下樓吧。

來到樓下,王媽正在打掃衛生,早看到她就立刻笑眯眯的道:“關小姐起來了,快坐下來吃早餐吧,都已經準備好了。

關月汐朝她笑了笑,像往常一樣坐到餐桌邊,便見王媽端著一碗紅豆粥和一碗雞蛋羹走了過來。

“關小姐快吃吧,要是不夠廚房裡還有。

她笑得格外殷勤,連說話的語氣都跟以前有些不一樣,讓關月汐心裡忍不住狐疑。

直到過不一會兒,外麵突然傳來汽車聲,接著便見林叔從外麵走進來。

他走到桌這恭敬的朝關月汐道:“關小姐,少爺走的時候吩咐了,讓司機送你去郭氏上來,晚上再去那兒接你回來。

關月汐怔了下,推脫道:“不用了,我今天晚上要回陳家那邊。

林叔笑了笑,看了一眼小昀道:“少爺的意思是,如果夫人願意,也可以把小少爺帶過去玩兩天,到時候他親自去接你們。

這可把關月汐嚇一跳。

她決定跟謝奕辰在一起的事,還冇跟欒靜和陳家人說呢,萬一男人真的跑過去,說不定會引起什麼誤會。

畢竟欒靜和陳家人對他認識跟她不一樣,很可能把他當成壞人。

“這樣嗎?那我自己打電話跟他說吧。

見她似乎有些為難,坐在旁邊的小昀立刻抬頭看她:“媽媽,我不可以跟你一起去找熠熠玩嗎?”

聽到這話,關月汐心頭頓時一軟,馬上撫撫他的小腦袋道:“怎麼會呢?如果小昀願意去當然可以。

看他們兩個在商量這事,林叔這才退了下去。

飯後,司機送關月汐去郭氏,林叔則在家裡給小昀準備起行李來。

小昀興致很高,知道今天晚上就要看到熠熠了,便把最近收集的所有好東西都裝進了行李箱。

“林爺爺,這些東西我都要帶去。

林叔點點頭,把東西仔細收進行李箱裡,囑咐道:“小少爺去了陳家可要聽話,不要亂鬨,如果想回來就告訴關小姐。

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