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可是這次不同,她是真心喜歡這個男人,想要跟他在一起。

想著,她稍微踮起腳尖,在謝奕辰臉上吻了吻。

雖然隻是個蜻蜓點水的親吻,卻讓謝奕辰的情緒變得更激動。

他抬眸望著她,眼睛裡的光又沉又利,像要把她撕碎一樣。

關月汐看得瑟縮了下,正要退回去,卻被眼前的男人一把抱住,足以吸走她靈魂的吻,鋪天蓋地而來。

呼吸被剝奪,關月汐很快變得暈乎乎的,等反應過來,便發現自己已經躺在床上。

謝奕辰衣衫半解,大片的胸腹露在外麵,偏小麥色的肌膚看起來堅實而有彈性,在朦朧的燈光下閃著潤澤的光。

關月汐看了一眼,便立刻將視線移到了他的小腹部,因為她知道那裡有一塊疤。

觸到她的眼神,謝奕辰立刻十分慷慨的把衣服撥了下來,直接扔在地上。

這下不得了,該看的不該看的,關月汐都看到了,頓時有些不知所措,連忙紅著臉把頭轉開。

謝奕辰卻像跟他作對似的,低頭湊上來用鼻尖碰著她的鼻尖,整個身體慢慢壓在了她身上。

關月汐緊張到連手都不知道放在哪裡了,聲音微弱的道:“能不能把燈關上?”

謝奕辰一挑眉,看她紅得一塌糊塗的臉笑了笑,順著她的話把床頭燈關掉,卻打開了床頭的小燈。

光線一暗下來,關月汐的膽子才變大了些,稍微抬頭朝他肩膀和胸口打量了一圈。

謝奕辰扣住她的下巴讓她把頭抬起來,兩人在床上翻個身,變成了麵對麵相擁的姿勢。

“彆怕,我會輕一點的。

雖然這句話是安慰,卻讓關月汐聽得很不好意思,抬眸朝男人看了一眼,又立刻垂下眸,抬手輕輕撫了撫他的臉。

她知道,這個男人小的時候也過得不比她好多少。

要不然也不會一個人流落在國外那麼多年,隻有一個爺爺牽掛著他。

她還知道,他身上受了許多傷,不管是彆人謀害的還是他該受的,他都從來冇有抱怨過,隻默默的承受這一切,在這艱難的世道上靠自己的實力,步伐堅定的朝前走。

想著,她伸手撫了撫謝奕辰腹部的傷,問道:“痛不痛?”

謝奕辰搖搖頭,目光認真的看著她:“現在已經好了。

當時確實是很痛,如果不是有關月汐在身邊,他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堅持下去。

但現在卻不是想這些的時候,他有些急切的拉近兩人的距離,又在關月汐唇上吻了吻,另一隻手卻拉著關月汐的手堅定的往下。

之後的幾個小時,對謝奕辰來說猶如置身天堂。

但關月汐卻不大好過。

她從不知道男人在這事上興致會這麼高,整整一夜,她都不知道自己究竟睡了多少,時常是在半睡半醒間還感覺謝奕辰的手在她身上遊移。

翌日,關月汐醒來的時候已經日上三竿了。

睜開眼睛,小昀正一臉擔憂的趴在她床邊。

看到她醒來才鬆一口氣:“媽媽,你醒了。

關月汐動了動痠痛的身子,掩蓋著不適道:“寶寶怎麼在這兒?你爸爸呢”

小昀的聲音格外響亮:“爸爸去上班了,他說你身體不舒服,讓你多睡一會兒,還讓我看到你醒了打給他呢。

關月汐咳了一聲,撐著從床上爬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