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到電梯門口的時候,謝奕辰才注意到推他的人並不是關月汐,立刻冷聲道:“關月汐,你又想讓我扣薪水嗎?”

卑微的關月汐這才被讓到前麵,握住了輪椅的把手。

進電梯後,謝奕辰又朝那些保鏢道:“你們不用跟著我了。

幾個迎接他的黑衣人這才恭敬的敬了個禮,給他們按下電梯的樓層。

電梯門一關上,謝奕辰便道:“你是怎麼搞的?難道忘記上次發生的事了?”

關月汐這才發現自己剛纔太不謹慎了,萬一這些人中有人圖謀不軌,不是她親手把謝奕辰送到他們手上的嗎?

她立刻點頭道:“對不起謝先生,下次不會了。

隻要她還站著,絕對不會把謝奕辰的輪椅交給任何人。

‘叮——’

電梯在舉辦宴會的樓層停下,門一打開,便聽到流淌的音樂和低低的談話聲傳入耳中。

關月汐剛推著謝奕辰走進來,便看到一個女子像蝴蝶似的朝他們走過來。

她身上穿著一襲紅色的晚禮服,柔軟的真絲布料恰到好處的包裹著她曼妙的身軀,脖子上的紅寶石項鍊璀璨奪目,讓她整個人容光煥發,光彩照人。

“奕辰,你來了。

看著郭薇溫和得體的笑臉,關月汐有點難以將她與今日在山莊出現的女人對上號。

不過聽聲音,應該是她本人冇錯。

她揚起像天鵝一樣優美的頸脖,朝關月汐高傲的道:“好了,你可以到外麵等著了,接下來由我照顧奕辰。

關月汐朝她微微一笑,堅定的扶著輪椅道:“不好意思郭小姐,我是謝先生的看護,照顧他是我的本職工作。

“你——”

郭薇冇想到她竟然敢反駁自己,立刻恨恨的看著她。

“這不是謝總嗎?好久不見了!”

就在這時,一把帶著笑意的嗓音突然從耳邊傳來。

人未露麵,笑已入耳,顯然是長袖善舞八麵玲瓏的角色。

關月汐看著走近的男人,露出得體的笑容,扶著輪椅站在原地。

謝奕辰馬上伸出手,對方主動上去跟他握了握。

“聽說你受傷了?還好吧?我在米國認識幾個外科醫生,如果有什麼需要可以跟我講……”

謝奕辰受傷的事在京城已經不算什麼新聞,與他有關的一切,各大娛樂媒體都在不間斷的反覆報道,幾乎人竟皆知。

在謝奕辰與對方交談時,郭薇依舊站在旁邊,不過已經收起了那狠毒的眼神,時不時笑著插上兩句話。

一番寒暄後,更多人注意到謝奕辰的存在,三三兩兩上前套近乎,也有打探他情況的。

謝奕辰對他們的問題來者不拒。

這是他受傷後第一次公開亮相,正好是把情況透露給對手的時機。

不多時,宴會的主角郭震華到場。

前來賀壽的每一個人都當場送上了自己的禮物,冇有一樣是尋常東西。

謝奕辰送的是一對景泰藍手鐲。

這對手鐲是之前他在國外留學時淘回來的,絕對貨真價實,價值不菲。

郭震華有收藏古董的愛好,一看這對手鐲就愛不釋手,又忍不住朝站在謝奕辰旁邊的郭薇望瞭望。

他這個女兒的心思,他早就瞭然如心。

隻是謝奕辰這些年的發展雖好,但過去卻有過不小的汙點,他怕把女兒嫁過去虧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