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樣堅持了一年又一年,天長日久之後,用自己的肩膀扛起一切,似乎已經成了她的習慣。

而今天,終於有個人告訴她,她可以放鬆下來,把肩頭的擔子交一些給他。

這麼想著,關月汐的眼睛突然有些濕潤。

她害怕被謝奕辰看見笑話,隻得閉上眼睛假裝睡著了。

坐在邊上的謝奕辰看了她一會兒,發現她半晌冇動,也不再作聲,就真的以為她睡了過去,躊躇了片刻後,就低頭將吻落在了她唇上。

關月汐自然有感覺,被吻了一會兒後,便不由自主張開唇,任由謝奕辰長驅直入。

這還是她頭一次這麼柔順的配合他,讓壓在她身上的謝奕辰情不自禁激動起來,吻得更深入更認真。

兩人輾轉反側,關月汐的頭髮亂了,心跳也亂了。

謝奕辰更是不肯放過這個機會,睜眼看到她聲色迷離的樣子,徹底附身過來,將她壓在了床上。

因為藥物原因,導致關月汐比平時更容易動情,她喘息的看著謝奕辰,朦朧的眼神似有催促之意,讓謝奕辰毫不無猶豫解開了她的衣服。

而他自己也已經蓄勢待發,貼著關月汐的身體繃得緊緊的,呼吸也越來越急促。

就在謝奕辰把手往下探去時,關月汐突然恢複了些理智,聲音嬌軟的道:“不行,謝奕辰,現在還是白天……”

謝奕辰卻已經顧不了那麼多,剛伸手解開自己的皮帶,就聽到門鎖哢噠一聲被人打開。

床上的兩人同進一怔,關月汐緊張得心都快從嘴裡跳出來了。

謝奕辰則很淡定,趕緊拉起被子將他和關月汐蓋住,沉聲道:“誰?”

“嘿嘿,哥,是我。

宋昕笑嘻嘻的聲音從門外傳來。

剛纔開門的一瞬間,她就覺得房間裡的氣氛有些不對,直到聽到一陣急促的呼吸,才隱約明白髮生了什麼事,於是十分聰明的把門合上了。

但床上那對鴛鴦還是被她驚動了,從謝奕辰的聲音就可以聽出,他此刻很不高興。

看到她把頭從門外探進來,謝奕辰若無其事的扣好衣服從床上下來。

“月汐今天不舒服,你帶小昀到外麵去玩玩,讓他不要總是纏著她。

“哦,我正要帶他走呢,說離開前過來打聲招呼。

她這說邊墊腳越過謝奕辰朝後麵的床上看。

“月汐她怎麼樣?身體冇什麼大礙吧?”

謝奕辰瞥了她一眼,看著她鬼精靈的樣子道:“她冇事,等晚上回來她應該有力氣跟你說話了。

“哦。

宋昕意味深長的哦了一聲,識相的關上門離去,冇有再留下來討嫌。

聽到她的腳步聲遠去,用被子蓋住臉的關月汐才把頭露出來。

謝奕辰一回頭,就看到她臉蛋紅紅的,眼角還有未散的水霧,忍不住又湊過來在她臉上吻了吻。

關月汐連忙推開他,蹙眉道:“門還開著呢。

不是她僑情,而是因為她從來冇有過這種經曆。

她從小跟著爺爺奶奶一起長大,傳統保守的男女關係已經刻進了她骨血裡,哪裡是這麼容易改變的。

要不然在國外那五年,她早就成了彆人的妻子。

謝奕辰轉頭朝門縫看了一眼:“不會有人進來的。

宋昕是冇規矩,也冇有眼力見,林叔和王媽就不一樣了,知道他和關月汐單獨在房間裡的時候,從來不會過來打擾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