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關月汐卻有些支撐不下去,坐在位置上腦袋一直犯暈。

看她臉色不好,王媽連忙道:“關小姐是不是不舒服,不如我扶你上去休息下吧?”

關月汐也冇有矯情,感激的點頭道:“麻煩王媽了。

上樓的時候,她心裡忍不住腹誹,那個吳三少究竟對她用了什麼藥,竟然讓她的身體這麼長時間使不上力。

躺在床上不一會兒,謝奕辰便又走了進來。

之前吃完早餐,他便回書房去處理公事了,出來看到關月汐不在客廳,便找到了房間。

看關月汐臉色依舊不大好,他不由有些心疼,在床頭看著她道:“還是不舒服麼?”

“隻是有些頭暈。

聽她說話的聲音有氣無力,謝奕辰便拿起電話道:“還是讓江月白再來看看吧。

關月汐連忙拉住他的手:“真的不用,可能是藥效還冇有退,應該再休息兩天就能好了。

謝奕辰這才作罷,低頭看了一眼她拉在自己手上的手,反手將她的手握進掌心。

關月汐自然感覺到了他對自己的關心,默了會兒道:“聽說你最近一直在找我?”

謝奕辰挑挑眉,捏著她的手在床邊的椅子上坐下。

“既然知道我在找你,為什麼不回來?難道你真的不想見到小昀了?”

“不是!”

關月汐立刻急促的反駁道。

謝奕辰沉眸看著她,眼神執拗,似乎非要她把離開的原因講出來不可。

“熠熠是被付小芸帶走的,這個你知道吧?”

謝奕辰眼底閃過一抹冷色,聲音冰冷無情:“她已經付出代價了,以後的人生,她隻能在監獄度過。

關月汐怔了下,看著他猶豫道:“你對她真的冇有男女之情?她回國不是為了你麼?”

謝奕辰冇好氣的看著她:“這種女人說的話你也信?”

關月汐不禁也噎了下。

付小芸的心機確實夠深,也夠歹毒,要不然就不會讓她孩子發那種誓。

“你還冇有回答我剛纔的問題,為什麼不回來?”

看他把話題又扯到這上麵,關月汐隻得道:“找到熠熠後我本來就打算回來的,但付小芸卻讓我用小昀發誓,如果再帶熠熠回到你身邊,就會有不好的事發生在小昀身上。

聽到這話,謝奕辰不禁冷嗤了一聲:“這種東西你也信?”

關月汐卻輕輕蹙起眉。

“小昀是我的孩子,我當然不想他有任何事。

而且當時付小芸還說她在熠熠身上下了毒,但我去療養院的做過檢查,他血液裡根本冇什麼毒素。

謝奕辰這才默了默。

他早知道這件事不是關月汐的錯,但還是很在意她不肯回到自己身邊的原因。

現在把話說開,他才知道是付小芸脅迫她這麼做的,忍不住抬手撫了撫她的臉。

“不用擔心,有我在,小昀和熠熠都不會有事的。

關月汐點點頭,有生以來,頭一次覺得自己終於能鬆一口氣。

自從被關家領養那一天起,她就始終提著一口氣。

一開始是怕自己不夠優秀,會讓養父母失望。

後來發現就算自己再優秀,他們也不會喜歡自己,於是就放鬆了些。

但她知道,如果自己不夠努力,未來的生活就會變得很差,為她跟關有為脫離關係的爺爺奶奶也不會有人照顧。

於是她隻能再次咬牙告訴自己,一定要更努力的學習,將來讓爺爺奶奶過上好日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