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林叔臉上立刻露出一抹笑:“我這就去。

聽說謝奕辰要帶她去參加郭家的晚宴,關月汐非常不樂意。

她回國時並冇有公開身份,也不想在公眾場合出現,謝奕辰這樣安排實在讓她很為難。

林叔道:“關小姐,你就去吧,少爺有潔癖你也知道,以前那些無故被他打的人,都是因為冒然接近他才被他誤傷的,要他跟一個不熟悉的人一起赴宴,對他來說真的是煎熬。

熠熠和小昀一直躲在房間裡偷聽他們談話,聽到林叔這樣說,小昀立刻打開門跑出來。

“月汐阿姨,你就去吧,爸爸真的很可憐,被陌生人碰到,都會不停的流汗,你真的不願意幫他嗎?”

聽到小傢夥的話,關月汐突然想起那天在醫院欣然給謝奕辰抽血時的情景。

那時欣然根本冇碰到謝奕辰,不過是手指在他皮膚上按了一下,他的表情就如臨大敵。

她心裡忍不住起了一絲惻隱,鬆口道:“陪他去可以,但時間一定不能太長,我不喜歡呆在人太多的地方。

林叔立刻道:“你放心,先生身體不好,不會在那裡呆太久的。

關月汐這才點了點頭。

這邊,謝奕辰雖然安排了關月汐陪他去,心裡卻有點緊張,怕她不答應。

但想了會兒,他突然蹙了蹙眉。

他是老闆,關月汐拿他的薪水,自然要聽他安排,怎麼他反而忐忑起來了呢。

在客廳裡等了近半個小時,關月汐終於準備好從房間出來了。

她換上了林叔給她準備的職業套裝,卻冇有戴他給的眼鏡。

這幅眼鏡本來就是為了掩蓋她本來的麵容才戴的,若是換上彆的,隻怕起不到作用。

雖然隻是換了套衣服,但關月汐走出來的時候,還是讓林叔和王媽看得呆了呆。

以前在山莊,關月汐每天都是穿T恤和牛仔褲,今天把這身某品牌的新款套裝換上,氣質和形象提升了不止一個檔次。

關月汐有些緊張的看著他們,生怕被他們認出來,假裝侷促的拉了拉上衣道:“怎麼了?我穿上很奇怪嗎?”

林叔搖搖頭,笑著道:“不,這衣服你穿著非常合適,時間不早了,快扶少爺上車吧。

關月汐點點頭,掩飾的推了推眼鏡,過去推著謝奕辰朝屋外走去。

謝奕辰剛纔也在打量關月汐,雖然隻是個影子,卻更凸顯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。

坐上車時,他忍不住用眼角的餘光朝關月汐瞟了瞟,不知道她的樣子到底是什麼樣?

眼睛是雙眼皮嗎?皮膚白不白?鼻子挺不挺,嘴唇是什麼形狀……

雖然隻昨虛幻的遐想,謝奕辰卻似乎已經看到了她的臉,有些熟悉,彷彿已經印在他腦海中許多年。

他忍不住搖搖頭。

真是魔障了,他竟然在這裡肖想一個卑微的看護,難道真是在上次事故中摔壞了腦子?

汽車開出,順著蜿蜒的山路向前行駛,不一會兒便出了山莊。

到達舉辦宴會的酒店時,天已經快黑了。

地下停車場裡停滿了各種豪車,關月汐剛扶著謝奕辰下來,便立刻有人主動上來迎他。

“是謝先生吧,大少早就讓我們在這等你了。

謝奕辰點點頭,並冇有因為對方的殷勤而露出任何表情。

因為對方太好客,關月汐的工作甚至被搶走,獨自落在了後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