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頓飯吃得劍拔弩張。

關月汐頂著郭薇如芒在背的目光,總算把謝奕辰餵飽了。

他覺得這傢夥今天似乎吃得特彆慢,飯量還比平時大,搞得她特彆有壓力。

吃完飯,郭薇終於氣飽了,朝關月汐推著謝奕辰的背影看一眼,朝門口走去。

今天晚上是爸爸的生日,謝奕辰一定會來宴會的,隻要他去了她家,她就有機會掌握主動權了。

關月汐把謝奕辰送回房間,又喂他吃了藥,這纔拿著吃的偷偷來到小昀房間。

兩個小傢夥正坐在床上玩遊戲,看到她進來,立刻回頭看了她一眼。

小昀還冇吃飯,確實有點肚子餓,把關月汐給他準備的飯菜端過來,吃得津津有味。

熠熠問:“媽媽,那個大嬸走了嗎?”

關月汐刮他一眼:“什麼大嬸?就不能好好說話嗎?”

熠熠輕輕一笑,朝小昀望了一眼。

這個稱呼其實是小昀告訴他的。

之前他們兩個在房間的窗戶上看到郭薇跟關月汐說話的樣子,他就一口一個大嬸的叫了。

小昀填飽了肚子,過來抱著關月汐的手臂黏住她。

“媽媽,那個郭阿姨走了嗎?他上次來的時候,趁爸爸不在凶了我,所以我記得她。

關月汐詫異:“她為什麼要凶你?”

“因為我說爸爸是我爸爸啊,她不相信我,還說我胡說八道。

關月汐大概明白是怎麼回事,撫撫他的頭道:“沒關係,她現在不敢凶你了,如果她凶你你就找爸爸幫你凶回來。

小昀疑惑道:“不可以找你嗎?你是我媽媽。

關月汐考慮了下,安慰他道:“也可以找我,但如果我不在的話,記得找爸爸,他肯定會保護你的。

小昀向來聰明,心思也特彆敏感,剛纔關月汐那一陣猶豫,已經讓他想到什麼。

他靠在關月汐懷裡道:“媽媽,你能不能不要走?我和爸爸都喜歡你,你如果走了,我們會很難過的。

關月汐非常詫異。

謝奕辰哪裡喜歡她了?每次看她的眼神都嫌棄得不得了。

陪小傢夥們在房間聊一會兒後,她去謝奕辰的房間看了看,見男人正戴著耳朵在聽報告,便又悄悄退了出來。

下午四點,謝奕辰要準備去參加郭家的晚宴了。

郭薇的父親郭震華是京城商業圈的老一輩企業家,能參加他生日宴的,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。

這對久未出現在人前的謝奕辰來說,是個跟合作夥伴們增進關係的好機會。

因為家庭關係的原因,他的性子早已不如年少時熱情開朗,而是變得寡淡涼薄,成了一個真正唯利是圖的商人。

換衣服時,林叔問道:“少爺,你真的要讓郭小姐做你的女伴嗎?”

謝奕辰潔癖嚴重,這些年甚少有女人能近他的身。

為了增進與郭氏的合作,他確實利用過郭薇幾回,但也是用儘全力剋製,纔沒有在對方貼近他時將她推開。

如今有了關月汐,他就像久病的人找到了靈藥一般。

再也不用強迫自己去忍受那些女人了。

想到這,謝奕辰心情舒暢的道:“讓關月汐過來,給她找套合適的衣服換上,今天就讓她陪我去好了。

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