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彆客氣,如今我們一家人好不容易團聚,我隻希望你不要懷疑我跟鐸兒說的話,能和我們一起回家去看看。

關月汐怔了下,朝旁邊目光殷切的陳鐸看了一眼,輕輕點頭道:“好,我跟你們一起回去。

得到她的首肯,陳鐸和欒靜立刻同時鬆一口氣。

陳鐸道:“既然已經決定了,那我們先去看看爺爺和關爺爺,準備動身回城吧。

關月汐點點頭:“好,我跟你們一起去。

關爺爺自手術之後就很少出房間了,一是他身體不方便,二是天氣漸冷,怕老人家身體受不住感染風寒。

關月汐把熠熠交給陳鐸和欒靜照顧,從衛生間打來水幫他把四腳擦洗了一遍。

“爺爺,我找到我的家人了,你知道麼?他們對我很好,剛纔還跟我一起來看你呢。

關爺爺自然不可能迴應她,雙目無神的躺在床上,時不時迷惑的朝她看一眼。

關月汐眼角有一絲濕潤:“爺爺,我很感謝你和奶奶小時候對我的照顧,如果冇有你們,也冇有我跟家人重聚的一天。

年少之時,若不是有關爺爺和關奶奶細心嗬護她,說不定她被關永成一家人拋棄了。

細心的把關爺爺照顧好,關月汐還在他額頭上輕輕的吻了下。

關爺爺雖然不記得她,但這種親切的感覺卻是讓他神色動了動,朝關月汐看了一眼。

關月汐望著他一笑:“爺爺,我要走了,過段時間再來看你,你要保重身體啊。

說著,把關爺爺身上的被子掖了掖,最後看他一眼,就拿著包包走了出去。

欒靜和陳鐸已經帶熠熠在樓下等著了,看到她從電梯出來,欒靜立刻迎上來。

“怎麼樣?你爺爺還好嗎?你放心,我已經跟工作人員交待過了,不管發生什麼事情,他們都會第一時間聯絡我們。

關月汐由衷道:“謝謝姑媽,我爺爺幾年前就患了阿爾茨海默病,但我那時候在國外讀書,根本冇空照顧他,所以隻能把他送到療養院。

欒靜點點頭:“理解,鐸兒的爺爺也是得了阿爾茨海默病,多少人都看不住他,而且關在家裡還會讓他暴躁,還不如送到這裡讓他得到更專業的照顧。

兩人邊說邊朝汽車邊走去,陳鐸已經打開車門把熠熠抱了上去。

看到關月汐跟著坐進來,小傢夥立刻好奇的道:“媽媽,我們要去哪裡呀?”

另一邊的欒靜看著他一笑:“寶寶乖,現在跟姑奶奶一起回家好不好?以後你和媽媽就住在姑奶奶家。

熠熠更是驚奇:“真的嗎?”

他對親人的概念,跟關月汐一樣模糊,所以根本不知道欒靜的話代表著什麼意思。

關月汐微微一笑,一邊幫他係安全帶一邊道:“姑奶奶邀請我們去她家做客,你願意麼?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。

熠熠眨眨烏溜溜的大眼睛。

“那我以後還可以去姑奶奶家玩嗎?陳鐸叔叔呢,以後也可以跟我玩遊戲嗎?”

原來在關月汐和關爺爺告彆的時候,陳鐸又陪熠熠到遊戲室玩了兩把遊戲。

聽到這話,陳鐸從後視鏡裡笑著看他一眼:“當然可以。

還有,我是你舅舅,以後誰敢欺負你和媽媽,就報我的名字,我會幫你們教訓他的。

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