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關月汐愣愣的聽著他的話,隻覺得一股暖流在心中激盪開來,彷彿她以前受過的所有苦難都有了意義,往後的人生也有了更多的價值。

欒靜憐愛的撫著她的手:“孩子,鐸兒說得對,以後我就是你親媽,鐸兒就是你哥哥,還有你姑父,大伯,大伯母,我們都會護著你的。

關月汐慢慢調節好自己的情緒,用手帕擦乾淚水朝他們微微一笑。

有些靦腆的道:“突然多了這麼多人關心我,還真有些不適應。

陳鐸現在看她的心情與以往又有些不同。

以前對她純粹是欣賞,覺得優秀的女性實在難得。

現在多了這層親情關係,對她的欣賞中又添了幾分疼愛和珍惜,是以目光有些沉甸甸的。

“慢慢就能習慣了,包括關爺爺,以後我和奶奶也可以幫你照顧,你就不用帶著熠熠趕這麼遠的路來看他了。

聽到這話,關月汐更是溫暖。

這種溫馨的感覺很符合過去她對家人的幻想,也算是圓了她心中的一個夢。

看她臉上終於有了笑色,欒靜擦擦眼角道:“對了,你身邊那孩子呢?今天怎麼冇帶他一起過來?”

關月汐:“剛纔陳鐸說有要緊的事跟我淡,我就把他送遊戲室那邊去了。

如果你想見他,我現在去把他帶過來。

欒靜擺擺手:“不用麻煩了,咱們一起去吧。

咱們家也有好些年冇添孩子了,看到這樣的小娃娃,大家不知道該多高興呢。

看她邊說邊著急的朝前走,陳鐸忍不住笑了笑。

三人趕到遊戲廳,很快就找到了逮著耳機玩遊戲的熠熠,關月汐找了個藉口把他帶出來,讓奕靜帶他去看陳鐸的爺爺。

趁著欒靜不在,陳鐸看著她認真的問道:“剛纔在電話裡聽你說,要帶熠熠離開這兒,是出了什麼事嗎?”

關月汐眉頭輕輕一蹙。

說起她離開京城的原因,實在讓人又恨又無奈。

恨的是付小芸心腸歹毒,無奈的是她出於對孩子的愛,連對壞人說過的誓言都不敢違背。

“說件事說來話長,可是謝奕辰的人已經找到這兒來了,如果我再不離開,就會被他強行帶回去。

陳鐸眉頭一皺:“如果你不想跟他走,可以跟我們回陳家。

謝家在京城固然權勢滔天,但陳家也不是好欺負的,我們絕不會看著他欺負你。

關月汐凝眉沉吟:“欺負倒不至於,這是我和他之間本來就要解決的糾葛,但熠熠還小,陪著我東奔西跑實在受累。

陳鐸果斷拍板。

“那就這麼定了,你帶著孩子跟我們回陳家。

謝奕辰如果真有膽子,就讓他親自到陳家來找你。

他的聲音篤定有力,臉上全是對關月汐和關切,讓關月汐很是受用。

感激的看著他道:“謝謝你呀陳鐸。

陳鐸拍了拍她的肩:“客氣什麼?現在我們都是一家人了,以後你遇到什麼困難,儘管告訴我。

這時熠熠突然抓著一隻甲殼蟲從前麵的小路上跑過來,朝關月汐炫耀道:“媽媽你看,姑奶奶發現了一隻甲殼蟲,是我抓到的哦。

一聲姑奶奶,叫得關月汐百感交集,朝他身後的欒靜激動的看了一眼。

“謝謝姑姑。

欒靜等她這一聲姑姑也等了多時,聽到後忍不住紅了眼眶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