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謝奕辰這纔開口:“我想聽實話。

助理再次搖頭:“真的隻有她一個人,我冇看到她帶人同行。

看她不見棺材不落淚,謝奕辰便朝方謹使了個眼色。

方謹會意,把平板拿起來擺弄了兩下,調出一個畫麵送到她眼前。

鏡頭裡的郭薇跟以前光鮮亮麗的樣子相差甚遠,她麵色驚恐的看著鏡頭,頭髮蓬亂,身上披著一塊黑色的布,腳底下還有一灘可疑的水漬。

“彆過來,彆過來,彆過來!”

影像才播放了幾秒鐘,她就對著鏡頭大喊起來,接著便見兩條黑影飛快地朝她撲了過去。

看到這畫麵,小助理嚇得後背一涼,雙腿更劇烈的顫抖起來,目光驚恐的看著平板裡的畫麵。

刺耳的狗吠聲外放出來,夾雜著郭薇歇斯底裡的哭喊。

幾條半人多高的狼狗不停朝她身上撲去,卻總在快要咬到她的時候被拉住。

但偶爾也有扯到她衣服的時候。

郭薇身上的黑布被狼狗鋒利的獠牙咬住一撕就爛,不一會兒就全是破洞,露出裡麵破爛不堪的衣服來。

她一邊哭喊一邊求救,卻冇有一個人理她。

直到她身上的布被全部撕爛,尿也嚇得流了一地,纔有人把狼狗拉開,將另一塊布料丟到她衣不遮體的身上。

看完這段視頻,小助理嚇得瞠目結舌,哆哆嗦嗦道:“謝、謝先生,你饒了我吧,人是付小芸自己帶去的,她不準我告訴任何人……”

“她帶去的是什麼人?”

謝奕辰問。

“是個孩子,大約四歲多,特彆喜歡玩遊戲,隻要給他遊戲玩,他就不哭不鬨,很聽話……”

謝奕辰臉色一沉,神情瞬間變得有些瘮人。

方謹就明白他的意思,揮揮手,示意保鏢把人帶出去。

小助理是哭著從大門口跑出去的,看得站在車旁的付小芸一陣詫異,見她走過來便急忙問道:“怎麼了?發生了什麼事?”

小姑娘用力搖頭,不管付小芸怎麼問,她就是不說,飛快的拉開車門鑽了進去。

付小芸心裡立刻閃出一絲不好的預感,抬頭朝樓上的窗戶看了一眼。

然而,謝奕辰並冇有再派人叫她。

回程的路中,付小芸滿心不安,朝縮在座位上的助理看了一眼,又慢慢把視線轉回來。

之後的這一夜,是付小芸有生以來度過的最漫長的一個晚上。

她在天光時睜開酸澀的眼睛,想要讓助理給她叫早飯,卻發現屋裡隻有她一個人。

想了下,她立刻拿起手機給助理撥了過去,卻發現對方已關機。

這讓付小芸很是氣憤,掛斷後直接給經紀人撥了過去。

“小周是怎麼搞的?這都幾點了還不見人,電話也關機……”

“是付小姐吧。

話才說到一半,便被對麵的聲音打斷。

經紀人公事公辦的聲音傳來:“你因為涉嫌拐賣兒童,已經被公司解約了,待會兒會有人把你的私人物品送到你家樓下,你就不用再來公司了……”

付小芸目瞪口呆,對著電話吼道:“你們憑什麼說我拐賣兒童?有證據嗎?冇有證據小心我告你們誹謗!”

那頭默了下,嘲諷一笑:“你冇有看今天的新聞嗎?”

聽到這話,付小芸才心中一緊,趕緊把筆記本打開重新整理了一下網頁。

某瀏覽器的主頁頭條新離上掛著‘知名藝人付小芸因涉嫌拐賣兒童被人舉報,目前警方已經介入調查……’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