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直到謝奕辰的車子的遠處消失,她纔回頭朝他走出來的單元樓看去。

這棟樓裡一定有什麼謝奕辰很信任的人,所以他纔會放下所有偽裝來見他!

可是是這個人究竟是誰?

難道是關月汐!

雖然有這個猜測,但付小芸並不想承認。

她自認為,她哪一點都不比關月汐差,怎麼在謝奕辰眼裡就相差這麼在呢?

難道是因為那兩個孩子!

她陰狠的轉著眼珠子,念頭轉到孩子身上時,突然萌生出一個歹毒的想法。

翌日,關月汐醒來的時候還有一種做夢的感覺。

熠熠的存在真的被謝奕辰發現了?男人不僅冇有跟她搶孩子,還十分順從的離開了?

這不是她在做夢吧?!

但她很快就收拾好心情,像平常一樣準備好早餐,然後叫熠熠起床,母子兩人吃完早飯一起下樓去。

熠熠比她還清醒,在電梯裡一個勁的問:“媽媽,爸爸昨天晚上是不是來了?”

關月汐在心裡歎了口氣,撫著他的頭道:“既然寶寶都知道,還問媽媽做什麼?”

熠熠向來是個小機靈,看她不太精神的樣子道:“媽媽是不是不高興?你放心,我不會跟爸爸走的,我要留下來照顧媽媽。

聽到這話,關月汐心裡不由一暖。

連小孩子都看出她的心思,難道真是她表現得太明顯了?

二人出了電梯來到門口,便看到一個熟悉的人影在外麵站著。

司機小吳上前朝關月汐比劃,同時忍不住多朝熠熠看了兩眼。

“關小姐,先生派我來接你過去,請你上車吧?”

關月汐為難,看了眼熠熠道:“可是熠熠還要上學。

小吳看他一眼:“關小姐放心,先生吩咐過,可以先送小少爺去幼兒園。

關月汐這才鬆一口氣,抱著熠熠上了他的車,心情複雜的看著從窗外掠過的景物。

看來,從此以後她是擺脫不掉謝奕辰了。

熠熠看起來則有些興奮,時不時朝她看一眼,問道:“媽媽,我們要去哪裡?”

他並不明白大人們的安排,隻知道今天他們上了一輛陌生的車。

關月汐的安撫的看他一眼:“司機叔叔不是說了,先送你去幼兒園。

熠熠狐疑:“那你呢?”

關月汐考慮了下:“我待會兒可能有點事要辦,熠熠在幼兒園要乖乖聽老師的話,放學的時候媽媽就會過來接你。

熠熠點點頭,情緒也平靜下來。

送完熠熠,關月汐便被司機直接送到了雷霆娛樂。

從電梯裡出來,立刻有職員注意到她。

“關小姐,你來了,幾天時間不見,你又變漂亮了呢!”

聽到對方的恭維,關月汐禮貌的笑笑,客套幾句就被方謹帶著朝謝奕辰的辦公室走去。

“先生,關小姐來了。

方謹邊說邊推開門,領著關月汐朝裡麵走去。

謝奕辰似乎正在看什麼檔案,抬頭朝關月汐看了一眼,便吩咐方謹道:“你先出去吧。

單獨麵對謝奕辰,關月汐又莫明變得緊張起來,看到他突然從座位上站起來時,立刻下意識朝後退了一步。

看她退縮的反應,謝奕辰默了下,沉黑的眼睛望著她道:“你怕我?”

他知道外麵有很多有關他的傳聞,什麼生性暴戾,陰晴不定,偏執易怒。

他承認這些不假,但也隻限於麵對陌生人的時候,而不是對著關月汐。

關月汐對奕辰的畏懼幾乎是滲進骨子裡的。

之前是怕他搶走熠熠,或是對自己做什麼。

當然,現在她更怕了!

畢竟她對謝奕辰的為人從來冇什麼信心。

“謝先生多慮了,我不過是不習慣離彆人太近。

聽到她嘴硬的反駁,謝奕辰並不戳破,隻把手裡的檔案遞到她麵前。

“你先看看這個。

“什麼?”

關月汐疑惑的看向他遞過來的檔案。

謝奕辰冇說話,隻把東西放到她麵前,靜待她的反應。

垂眸看到檔案封麵上那幾個大字,關月汐的臉就瞬間一變。

因為這東西她再熟悉不過,即便是過了五年,這裡麵的內容依舊是她每個噩夢的來緣。

她有些驚慌的站起來,扶著桌子後退一步。

“謝奕辰,你這是什麼意思?昨天晚上你說過的,不會跟我搶熠熠!”

看她反應這麼大,謝奕辰的心裡就更穩了。

隻有看過這個協議的人,才清楚裡麵寫了些什麼內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