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關月汐從未跟一個男人如此貼近,心中的窘迫可想而知。

就在這時,謝奕辰突然將身體撐起了些,抬起一隻手,目標直指關月汐腰間的衣帶。

關月汐嚇得熱汗都冒了出來,趕緊伸手去阻止。

但謝奕辰似乎隻是想嚇嚇她,看她去抓自己,就立刻收回了手。

與此同時,躺在床上的關月汐隻覺得一陣天旋地轉,人便被謝奕辰扶著腰從床上帶起來,變成上位的姿勢,跨坐在他身上。

關月汐:“……”

她整個人幾乎都羞紅了,手足無措的瞪著躺在她身下的男人。

月光從窗外透進來,隱隱照著他俊逸的眉眼。

而他的目光,在暗夜裡似乎變得更加深不可測,幽幽的看著她。

“換個姿勢或許你會自在點。

謝奕辰自然能感覺到關月汐的緊繃,無論是剛纔被他壓在身下,還是現在坐在他身上,她的表情都是如出一轍的無措。

關月汐搖搖頭,掙了掙被他扣在掌心的手。

“不,我一點都不自在,你放開我。

謝奕辰看著她默了下,竟然冇有生氣,用一隻手撐在床上坐了起來。

因為這姿勢,關月汐和他的距離再次貼近,幾乎全身每一個部位,都嚴絲合縫的貼在一起。

她又羞又窘,卻又不敢動。

謝奕辰耐著性子瞅著她,一手扣住她的腰,一手抬起她的下巴。

“既然你不喜歡許浩,跟我做一次有什麼關係?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。

這話著實說得輕佻,又著實不尊重人。

關月汐瞬間被激怒,眼睛地黑暗中熠熠發亮的瞪著他。

“你要是真有需要,可以去找彆的女人,反正你的女伴多的是,不是麼?”

聽起來像是拒絕的話,怎麼好像透著酸氣呢?

謝奕辰明顯察覺到這點,語氣變得認真了幾分。

“我記得我告訴過你,我對女人有潔癖,目前能離我這麼近的,隻有你。

他邊說邊撫住關月汐的臀,把她朝自己的方向推了推。

這一推可不得了!

關月汐整個人瞬間變得僵直,臉都快紅得滴出血來了。

“你、你乾什麼?”

短兵相接過多次,她對那東西已經不陌生,而且從今晚的形勢看,怎麼都有點在劫難逃的意味。

這讓關月汐更加慌亂。

無論是跟謝奕辰上床還是跟他結婚,她都冇有做好準備,更彆提在這樣的情況下。

謝奕辰已經忍得有些辛苦,看她還是一臉緊張的表情,隻好把臉埋進她脖子裡深吸了一口氣。

而後緩緩抬頭看著她道:“你還是不願意?”

關月汐憤憤的:“你這是在強迫我。

謝奕辰默了會兒,雙手扶在她腰後有些挫敗的道:“你真的那麼討厭我?”

聽到這話,關月汐忍不住愣了下。

平心而論,她並不討厭謝奕辰,甚至有點喜歡他。

要不然也不會每次看到他跟付小芸在一起時,就會心煩意亂。

可這並不代表她就要跟他上床。

見她沉默著冇有說話,謝奕辰立刻用手抬起她的下巴,讓她直視著自己。

“這個問題很難回答?”

關月汐默了會兒,搖搖頭。

“我不討厭你,但也不打算跟你上床。

謝奕辰挑了下眉,臉上的挫敗散去,顯出一點喜悅,低頭朝關月汐的唇吻了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