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雖然閱人無數,但看到謝奕辰這幅樣子,關月汐還是忍不住有些發怵。

她吞了口口水,揚頭望著他。

“我當然確定,而且以後希望你不要再來找我,也不要再打擾我的生活。

謝奕圾的眼睛頓時眯起來,抓住她的一隻手。

“是不是因為許浩?”

關月汐狐疑:“什麼許浩?”

謝奕辰:“你不肯嫁給我,不肯讓我的孩子跟我相認,難道不是因為你喜歡許浩?!”

關月汐一怔,莫名其妙的望著他。

“你真是不可理喻!我拒絕跟你結婚,跟許浩有什麼關係?而且我說過了,熠熠是我的孩子,跟你無關。

謝奕辰眼底閃過一抹暗色,冷哼一聲,突然拽著她朝另一個房間走去。

關月汐剛剛纔從熠熠房間走出來,他肯定不會弄錯,而且今天他決定要做的事,誰都阻止不了。

把關月汐拉進房間,他就反手甩上門,然後將人丟到床上,開始解自己的衣服。

關月汐從來冇有這麼恐慌過。

前幾次雖然也有類似的遭遇,但那時候謝奕辰的表情跟現在有很大區彆。

她緊張的看著男人籠罩在陰影中的臉:“謝奕辰,你要乾什麼?”

謝奕辰解完上衣的釦子,將襯衫和外套扔在地上,露出精壯結實地上半身。

“既然你不肯答應我,那我就隻能用我自己的方式來解決。

關月汐看出他是打算來真的了,立刻撐著從床上爬起來。

“謝奕辰,如果你敢胡來,我一定會去法院告你!”

謝奕辰不慌不忙,哢噠一聲解開皮帶釦子:“你想去我不會攔著你,如果你想讓你孩子的父親變成強姦犯的話。

關月汐頓時啞口無言。

看到謝奕辰從床尾一步步朝她走來,她視線朝兩邊掃了下,決定先從房間逃出去再說。

哪知謝奕辰像是看破了她的心思,她才朝房門跑了兩步,就被男人攔腰抱住,扛在肩上抓了回來。

“謝奕辰,你放開我,你放開我——”

聽到她大聲呼喊,謝奕辰一把將她丟上床,身子也跟著重重的壓了下來。

“噓——”

他朝關月汐做了個噤聲的手勢,看著她道:“彆吵,這樣會影響熠熠睡覺的。

這時他也終於知道,小昀為什麼總會提起熠熠的名字,而且表現跟他如此熟悉。

原來他了小昀,都是他的孩子。

他們是親兄弟!

他眸色沉了沉,看著身下胸口微微起伏的女子,表情認真的道:“五年前那個夜晚,在海濱彆墅的女人就是你對不對。

“不是。

聽到他篤定的語氣,關月汐立刻大聲反駁。

謝奕辰卻顯出少有的耐心,抓住她的兩隻手按在兩側。

“你在說謊。

他靜靜的看著她的眼睛:“你知不知道,你說謊的時候眼睛會睜得很大,以掩飾你的心虛,而且……”

他一隻手撫上她的胸口,語氣平靜的道:“你的心跳實在太快了,就算不用聽診器,我也能聽到。

關月汐無所遁形,想要掙紮又掙不開。

而且摸了她的心跳之後,謝奕辰不但冇有把手移開,還貼得更緊了。

關月汐感覺他掌心的熱度透過薄薄的睡衣傳到自己皮膚上,更是心慌意亂,忍不住又扭了兩下。

“彆動。

謝奕辰立刻出言製止。

他上身的衣物已經退去,結實勻稱的肩膀露在外麵,在黑暗中隱約可見肌肉的輪廓,還能聞到從他身上傳來的清冽淡香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