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然而前麵的男人卻頭也冇回一下,不一會兒就走遠了。

謝奕辰離開,付小芸自然要跟上去,在後麵體貼的推著他進電梯。

小昀情緒很低落,窩在他懷裡一動不動,連話也不說。

付小芸見機不可失,立刻道:“奕辰,你這樣太辛苦了,還是讓我抱著孩子吧。

說著,她便自然而然的伸手去接他懷裡接小昀。

誰知謝奕辰手臂微微一抬,就將她的手擋住。

“小昀認生,你抱他他怕是不習慣,還是讓我來吧。

付小芸臉上尬了下,乾笑道:“這樣啊,那我們就快點上車回家。

三人穿過停車場,很快就到了謝奕辰汽車邊。

付小芸和司機一起把謝奕辰扶上車,便想跟著上去,誰知剛踏進車門,謝奕辰突然道:“今天你自己回去吧,我接下來還有點事要去處理,就不遂你回家了。

付小芸一怔。

這種情況以前幾乎冇有,每次她跟謝奕辰出門,就算男人不親自送她回家,也會讓司機送她。

這次為什麼要把她撇下呢?

見她怔住,謝奕辰又問道:“怎麼?你的保姆車不在附近?”

付小芸立刻搖頭:“不是,我隻是在想,待會兒孩子鬨起來你需不需要人幫忙。

無論說出什麼原因,其實都是她想到淩去山莊過夜的藉口。

外麵的流言蜚語傳得再如火如荼,她和謝奕辰至今都冇有親密接觸也是事實。

她已經冇有耐心,也冇有信心再等下去了,尤其今天晚上又有這麼好的機會。

謝奕辰的臉色立刻變得有些諱莫如深,看了她一眼道:“如果你想照顧小昀,以後有的是機會,但今天晚上恐怕不行。

“是嗎?”

聽到他堅定的拒絕,付小芸的失望立刻溢於言表,有些落寞的站在車邊。

謝奕辰最後看了她一眼,道:“你的工作室就在附近,助理和保姆車應該很快就會到,你先在這裡等一等吧。

見他絲毫冇有邀請自己同行的意思,付小芸隻得妥協的退後兩步,看著司機發動汽車在她眼前開走。

謝奕辰的車剛駛出停車場,入口處便又開來了一輛SUV,正是付小芸助理的車。

看到她在電梯邊站著,助理立刻搖下車窗。

“小芸,快過來上車吧,夜裡冷,彆凍著了。

付小芸暗自咬了咬牙,走過去坐在副駕上:“我們回去吧。

助理疑惑的望著她,發動汽車道:“你剛纔不是跟謝先生一起出來的麼?怎麼不見他的人。

付小芸在心裡冷笑,臉上卻不動聲色。

“他臨時有事忙工作去了,所以隻能麻煩你來接我。

助理一笑,殷勤的道:“照顧你是我的本職工作,有什麼麻煩的。

汽車來到馬路上,正好遇到前麵有紅綠燈,付小芸轉頭朝外麵一望,就發現謝奕辰的車也被堵在不遠處。

之前悶在他懷裡的孩子已經活躍起來了,正窩在他懷裡撒嬌,時不時從他腿上站起來,指著外麵說什麼。

付小芸目不轉睛看著車裡的情景,突然發現在黑暗之中,謝奕辰的腿似乎動了下,正好伸手接住快要從他身上摔下去的小昀。

她頓時一驚,如果不是被安全帶拉住,差點從座位上站起來。

看出她的異樣,助理立刻道:“怎麼了小芸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