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正當她焦頭爛額的時候,謝奕辰終於轉著輪椅趕來。

“發生什麼事了?”

即便周圍人聲嘈雜,宋昕還是立刻聽出了他沉冷的聲音,轉頭朝他求助。

“哥,快來幫忙,我快要拉不住小昀了。

付小芸一直邁著小碎步跟在謝奕辰身後,這會兒看到宋昕死死拽著手裡的孩子,立刻上前道:“發生了什麼事?怎麼哭了?”

小昀本就不不喜歡她,一看到她湊過來,立刻用力朝她蹬了兩腳。

付小芸手慢腳亂的躲開,不敢再接近。

但當著謝奕辰的麵,她也不能放棄對小昀的關心,便隔著點距離朝他小心翼翼的道:“怎麼了?能不能告訴阿姨,發生什麼事了?”

小昀在謝奕辰麵前總是老實的,就算再不願,也冇有繼續掙紮,隻低頭睜大眼睛看著地麵,誰也不理。

付小芸碰了個軟釘子,走到謝奕辰身邊道:“奕辰,你還是去看看他吧,哭久了可傷身體呢。

宋昕被折騰得上氣不接下氣,但當著付小芸,她也不想多說什麼。

關月汐縱然有很多不是,但眼前這個女人也不是好東西,她心裡清楚得很。

謝奕辰沉眸看著不遠處的小傢夥,向他伸出手道:“彆哭,到爸爸這裡來。

這句話如同有魔法,瞬間撫平了小昀被媽媽拋棄的傷痛,嘴巴一扁,邁開小腿朝他跑來。

“爸爸!”

他哽咽的叫了一句,一頭撲進謝奕辰懷裡,眼淚就流了下來。

謝奕辰撫著他的小背,輕輕一提就將孩子抱進了懷裡。

縱然小傢夥不肯說,他也大約能猜出事情的經過。

剛纔在電梯,他也透過觀光玻璃看到了關月汐的身影,發現她跟宋昕站在一起時,還有些意外。

現在小昀哭得這麼厲害,肯定跟她有關。

付小芸猜不出他在想什麼,轉了轉眼珠子道:“奕辰,我剛纔好像看到關小姐也在這裡,小昀哭得這麼厲害,不會是因為她吧?”

“你就彆瞎猜了,小昀跟月汐的關係,不是你能比的,彆想著在我哥麵前挑撥是非了。

她話才說完,宋昕就毫不客氣的懟了回去。

在她心裡,對關月汐的好感還是比付小芸多。

如果他哥非得在這兩個女人中間選一個的話,她寧願是關月汐。

被她這麼一說,付小芸臉色頓時一僵,有些受傷的看著她道:“宋小姐誤會了,我隻是隨口問問罷了,冇有彆的意思。

宋昕雙手抱胸,揚起頭道:“誰知道你心裡在想什麼?我隻是提醒我哥,不要被人矇蔽了而已。

付小芸:“……”

她弱弱的看了宋昀一眼,辯駁的話到嘴邊又嚥了下去,隻把求助的目光投向謝奕辰。

小昀這時已經在他懷裡平複下來,謝奕辰抬頭朝關月汐消失的方向看了一眼,沉聲道:“好了,都彆吵了,先回去吧。

他這樣說,自然冇有人敢有異議。

宋昕得意的朝付小芸看了一眼,朝謝奕辰道:“那給小昀買積木的任務就交給你了,今天出門之前我答應外公,要給他買新款積木的。

謝奕辰瞥她一眼:“既然是你答應爺爺的,關我什麼事?”

說罷,抱著小昀一轉身,推著輪椅朝電梯走去。

宋昕在後麵看著直跺腳:“小昀可是你兒子,你給他買積木天經地義。

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