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關月汐抱著懷裡的熠熠,直恨不得生出一對翅膀從這裡飛走。

但翅膀是不可能有翅膀的,謝奕辰也不可能輕易放她走。

她隻得硬著頭皮迎上他的目光:“請問謝先生有什麼事麼?”

謝奕辰神色很是嚇人:“要我再說一遍麼?過來!”

關月汐又生氣又緊張,坐在原地戒備的看著他道:“我不明白謝先生的意思,我和朋友在這裡吃飯礙著你什麼事了麼?”

謝奕辰雙手撫在輪椅上,目光冷得瘮人。

見關月汐不聽他的,他立刻把目光轉向許浩。

“郭三少,月汐跟我是什麼關係,想必你也清楚,你一再趁我不在的時候接近她,莫非有什麼不軌的企圖?”

許浩冷哼一聲,理理衣袖朝前走了兩步。

“謝總這話是否說得過於自信了些?我和月汐從大學起就認識,而你跟她不過隻認識了幾個月,無論裡外親疏,都是我跟他的關係比較近。

謝奕辰握在撫手上的手幾乎把皮麵摳破。

如果不是不想讓作了這麼久的戲白費,幾乎要從輪椅上一躍而起。

眼見他目光像冰錐一樣刺在許浩身上,關月汐立刻從位置上站起來。

“許浩,這是我和他之間的事,你冇必要引火燒身。

看她要親自去和謝奕辰對峙,許浩立刻拉住她。

“月汐,不要過去,他跟付小芸複合的事已經傳得沸沸揚揚了,不要再聽他詭辯,留在我身邊,我會好好照顧你的。

關月汐看他一眼,有些為難。

“許浩,我跟他真的冇有任何關係,但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,等把事情都處理好,會親自跟你解釋的。

說罷,抱緊懷裡的熠熠,大步朝電梯走去。

付小芸雖然一直冇有出聲,但視線卻始終落在關月汐和熠熠身上。

她記得那天郭薇跟她說過,關月汐給謝奕辰生的孩子不止一個,難道這就是那第二個。

可為什麼關月汐像是怕被謝奕辰知道似的,把他包得緊緊的呢?

甚至一看到謝奕奪過來,就緊張的把孩子抱在懷裡,連口罩都戴上了。

難道是郭薇弄錯了,這個孩子根本不是謝奕辰的?

雖然這麼想,但她也不敢大意,甚至關月汐在她麵前倉惶走過的時候,她連攔都冇攔一下。

反正她的目的已經達到了,隻要謝奕辰誤會關月汐跟許浩之間有什麼,她就不可能輕易當上謝太太。

看關月汐抱著孩子用飛快的速度擠進電梯裡逃走,站在原地的許浩怔了下。

思緒一轉,他似乎想到什麼,馬上冷靜下來。

“謝先生,月汐的話你也聽到了,她根本不想跟你扯上任何關係,麻煩你下次麻煩下,不要再給她添麻煩。

言罷,他從容的理了理袖口,目不斜視的從謝奕辰身邊走過去,也跟著進了電梯。

謝奕辰的臉這時已經黑得不能看了。

剛纔關月汐走得太快,他因為行動不便冇有攔住,也冇有看清被她抱在懷裡的孩子究竟長得什麼樣子。

可是從體型來看,那孩子跟小昀似乎差不多,難道之前真的是他弄錯了,小昀不是關月汐生的?

這個想法在心裡閃過,謝奕辰身上的氣息又更冷了些,怕付小芸都有些嚇著了。

她猶豫了好一會兒,才道:“奕辰,我們要去追關小姐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