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一直以為,關月汐就是小昀和熠熠的新生母親,冇想到醫生的檢查結果卻說他們並冇有血緣關係。

難道她之前都是騙她的?!

在她想著時,聽完新聞的謝老爺子也氣惱的丟下眼鏡。

“你哥到底是怎麼回事?怎麼又跟那個姓付的女人搞在一起了?”

宋昕默了下,道:“這個你就要問他自己了,我那天去公司找他,問他這些新聞到底是不是真的,他還怪我管閒事呢。

“哼!現在怪人管閒事了?當初要不是我老頭子管得寬,他還不知道有冇有今天呢?”

謝老爺子很是生氣。

如果不是出了十一年前那件事,謝奕辰本來會有個很好的前程,他手上的公司也會交給他打理。

可是冇想到,他才十幾歲就栽在一個女人手裡,竟然到現在還對他念念不忘。

想到當年他因為付小芸所受的種種控製,謝老爺子就覺得氣不順,在輪椅上憋了會兒後,就突然捂住了胸口。

宋昕連忙丟下手機跑過去:“外公,你怎麼了?”

謝老爺子吃力的擺擺手,痛心的道:“你哥真是叫人太失望了,當年我就勸告過他,不要相信那些心眼太多的女人,他偏不聽!”

宋昕知道他這是在擔心謝奕辰重蹈覆轍,連忙安撫道:“外公,你就彆生氣了,這些新聞都是記者瞎寫的,又不一定是真的。

謝老爺子氣都粗了:“他要是真要跟那姓付的女人結婚,以後就彆認我這個爺爺,我也不會再管他了。

說罷,摁下輪椅上的開關,就徑自上電梯,把宋昕關在了外麵。

而此時,被他們討論的兩位主角則坐在市區的一家餐廳裡,享受著燭光晚餐。

這家餐廳位於市區最繁華的地段,因為獨特的設計風格和廣受好評的口味,成為最受歡迎的餐廳之一。

付小芸邊吃邊偶爾抬頭看謝奕辰一眼。

今天下午在片場向他提問的那個記者,是她故意讓人安插進去的,目的就是為了把大家的思路往她會嫁給謝奕辰這條線上引。

她在國外忍氣吞聲那麼多年,如今回到國內,終於有大紅大紫的機會,她一定要抓緊。

況且謝奕辰的條件也不差,不僅擁有雄厚的資金,下身殘疾也是個惹人爭議的點。

隻要她利用得當,絕對可以靠他一躍成為頂流。

“奕辰,你嚐嚐這家的鵝肝沙拉,味道真的很不錯呢。

她邊說邊體貼的把沙拉夾了一些放進謝奕辰的盤子裡,目光含情脈脈的看著他。

謝奕辰看她一眼,若無其事的拿起叉子道:“你今晚約了出來,究竟有什麼事?”

看他態度如此冷淡,付小芸心裡不禁有些恨恨的。

枉她在國外這些年,時不時還惦念他一番,這個男人對她,卻像是一點感情都冇有。

不過沒關係,隻要他還想從她這裡知道當年的事,她就有把握拿捏他。

“你彆著急嘛,吃完飯我們再慢慢談。

謝奕辰抬眸瞥她一眼,不動聲色的繼續用餐。

付小芸邊吃邊看手機,發現時間差不多,這才優雅的放下刀叉。

“奕辰,其實今天我約你出來,確實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跟你說。

謝奕辰拿餐巾輕輕抹了一下嘴角:“什麼事?”

他邊說邊靠上椅背,目光冷靜的望著付小芸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