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幾張照片正是許浩扶關月汐下台階時被偷拍的,又因為故意借位的關係,顯得兩人動作極其曖昧,身體幾乎貼在一起。

付小芸看得甚是滿意,朝助理看了一眼道:“你怎麼會想到儲存這些圖片的?”

助理嘿嘿一笑,有些靦腆的道:“這不是師父教的嗎?咱們乾這一行的,一定要有敏銳的洞察力,這次艾薇婭小姐和郭氏總裁傳出這樣的新聞,後麵說不定還有更多的相關訊息。

付小芸點點頭:“你做得很好,我會跟你師父說,讓她多提拔你的。

助理立刻眼前一亮:“謝謝付小姐。

半個小時後,付小芸準備完畢。

今天是個好日子,京城有不少好事都趕在一起舉辦。

上午有郭氏的產品釋出會,晚上又有圈內的商業交流會,全城的商賈貴胄齊聚,名流雲集。

本來謝奕辰是打算讓關月汐陪自己參加這次晚會的,可是在網上看了半天她跟許浩兩情相悅的八卦,他肺都要氣炸了。

為了維護自己的臉麵,他臨時把邀請發給了付小芸,讓她陪自己去參加。

付小芸求之不得,得到訊息後就專門花了兩個小時把自己從頭到腳收拾了一遍,在公寓乖乖等著謝奕辰來接。

六點十分,謝奕辰的車準時停在付小芸樓下,馬上有經紀人和助理全副武裝的送她下來,遮遮掩掩讓她上了謝奕辰的車。

“奕辰,讓你親自過來接,實在是麻煩了。

她身上穿著當季最新款的禮服,頭髮妝容都極具女人味,渾身散發著曖昧的香氣,就像從聊齋誌異裡穿越而來的狐狸精一樣,攝人心魄。

謝奕辰臉色淡淡的朝她看了一眼,道:“不用擔心,今晚的酒會你不必全程參加,陪我入場就可以了。

付小芸聽得一僵,連忙道:“這怎麼行?我走了誰來照顧你,你就安心和人談工作吧,我會一直陪你到酒會結束的。

謝奕辰點點頭,見她坐穩了便沉聲朝司機道:“開車。

天色將黑時,一輛輛名貴的汽車陸續朝麗楓酒店外的停車場趕來。

謝奕辰找了佳人作伴,關月汐自然也不會孤單。

上午的記者釋出會結束不久,許浩便接連向她發來的邀請,約她一起參加今晚的酒會。

關月汐其實並不想去,但許浩卻先一步想到了她的擔憂。

“你放心,幼兒園那邊我可以派人去接熠熠,送到我家讓保姆好好照顧。

頓了下,又道:“今天的酒會對我很重要,除了你實在找不到合適的人選陪我參加了,你能再幫我這一次麼?”

關月汐知道他能在郭氏穩住腳跟已經不容易,而且今晚的酒會也確實舉足輕重,如果錯過了,說不定會錯失很多商機。

想了下,她朝許浩道:“能讓司機接到他後給我打個電話麼?我先跟他解釋一下。

許浩立刻點點頭,鬆口氣的笑道:“好的,我這就打給他。

因為人是提前派出去的,所以這會兒差不到已經到幼兒園了。

看到是許浩的電話,司機立刻接到耳邊:“許總。

許浩道:“待會兒你到了幼兒園,先把電話給熠熠,然後再給老師。

“好的許總,我明白了。

司機其實也挺納悶,他們老闆又冇結婚,怎麼會突然要他去孩子呢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