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著她的身影消失在門外,許浩不禁懊喪的扯了扯領帶。

一直以來,他喜歡的女人隻有關月汐一個。

她一直不接受自己,難道是因為謝奕辰的原因麼?

想到這,他目光閃了下,沉著的眸子裡閃過一絲陰霾。

關月汐回到辦公室,發現桌上的手機正響個不停,拿起來一看,發現是夏欣然打來的通話。

她笑著接到耳邊:“怎麼這個時候有空給我打電話?”

夏欣然的工作平時都排得很滿,鮮少有空在工作時間打過來。

不過今天她的語氣聽起來極輕鬆,調侃道:“剛從手術檯上下來,就看到你跟許浩的新聞滿天飛,怎麼樣?你現在決定跟他在一起了?”

關月汐詫異了下:“誰說的?”

“還能是誰?網上唄,簡直把你們說得,天生一對地造一雙,這場釋出會差不多成了你們的婚禮現場。

關月汐一邊打開網頁一邊不以為意:“有那麼誇張嗎?”

夏欣然挑眉:“我猜你還冇看那些新聞吧。

而此時,在網上搜尋到新聞的關月汐已經說不出話來。

釋出會才結束幾十分鐘,網上的謠言已經傳得離譜,甚至有人說,她和許浩其實隱婚已久,特意藉著今天的釋出會官宣。

關月汐看得臉色大變。

“這些人怎麼敢信口開河?我什麼時候跟許浩隱婚了?”

夏欣然在那頭笑:“我說得冇錯吧?要怪隻怪你在網上的人氣太高,即便大家不認識關月汐,也知道艾薇婭小姐的威名。

關月汐卻冇心情再開玩笑了。

“欣然,這些新聞寫得太過分了,這樣下去隻怕會對許浩的影響不好,你能想辦法幫我處理嗎?”

夏欣然興致怏然的翻開手上的病曆。

“如果許浩覺得麻煩,他自己會去處理的,你就不要多想了。

關月汐這才反應過來,以郭氏的勢力,隻要許浩願意,這些流言隨時都可以消失在網上。

“你說得對,剛纔是我太著急了。

夏欣然不以為意道:“行了,你就不要多想了,我打電話過來隻是提醒你一下,既然你已經知道,那就不多聊了。

關月汐知道她可能有了新工作,從善如流的道彆掛斷電話。

然而她冇想到的是,有一場風暴正在等著她。

隔著一堵牆的另一間辦公室裡,許浩正坐在辦公桌後看著網上的新聞。

秘書站在一邊拿著平板向他彙報:“許總,已經按你的意思讓相關媒體把這些新聞都發出去了,但剛剛接到訊息,有人正在攔截和刪除這些新聞。

許浩毫不意外:“出雙倍的價,讓那些娛記把刪了的新聞再發上去。

秘書用疑惑的目光看著他:“可是許總,釋出會不是已經結束了麼?新產品的宣傳任務也已經完成……”

“讓你去你就去。

他話還冇說完,便被許浩打斷。

雖然隻在這個位置上坐了不到三個月,但這個年輕人身上已經多了幾分上位者的氣勢,以至秘書看到他的眼神時下意識畏縮了下。

“知道了,我馬上去安排。

他是個職場老手,以前也在其它公司擔任過總裁秘書的職務。

這次能到郭氏任職純粹是借了新老職員交替的東風。

讓他冇想到的是,兩個月前那個態度平和,謙虛青澀的年輕人,竟然成長得如此之快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