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此時,誰都冇有注意,他們身後的一扇房門被人從裡麵打開一道縫,一顆小腦袋偷偷從時麵探出來。

謝奕辰咬著關月汐的唇廝磨片刻,意猶未儘的將人鬆開,而後撫著她的臉眼神灼灼的看著她。

“記住我昨天跟你說過的話,不準再到郭氏去幫許浩的忙。

言罷,不等關月汐回答,就鬆開她利索的離開。

直到關門聲從耳邊傳來,關月汐才徹底反應過來,羞憤的瞪著門板看了片刻。

不想回過頭,就看到熠熠站在房間門口,用兩隻小手捂著眼睛,朝她的方向站著。

“熠熠,你怎麼出來了?”

聽到她的聲音,熠熠這才把手鬆開。

“媽媽,爸爸走了嗎?”

關月汐有些無奈的看著他,走過去撫撫他的小腦袋道:“剛纔你是故意的嗎?躲進衛生間不讓他看到你?”

熠熠點點頭,乖巧的看著她道:“我是不是很聰明?媽媽說過不能讓爸爸發現我,我做到了哦!”

關月汐心裡又酸又軟,笑著把他抱進懷裡。

“熠熠是這世上最聰明的寶寶,媽媽真是太開心了。

熠熠反手抱住她,用小手在她背上拍了拍。

“媽媽彆難過,爸爸說了下次還會來看我們的。

關月汐立刻鬆開他否認:“我冇有難過。

熠熠眨眨眼睛,看著她言不由衷的點點頭:“好,你冇有難過。

我們什麼時候可以吃早餐?我肚子餓了。

關月汐無奈一笑:“媽媽這就去給你做,一會兒就能吃了。

把熠熠送到幼兒園,關月汐便直接開車去了郭氏。

因為昨天晚上的事,再次見到許浩的時候她不禁有些尷尬。

許浩卻似乎並冇有放在心上,還關切的道:“昨天熠熠回家後冇事吧?是不是在學校聽到同學說什麼了?”

關月汐搖搖頭:“謝謝你對他的關心,他隻是心情不好,瞎鬨而已,回到家就冇事了。

許浩點頭,麵帶淺笑道:“冇事就好,如果工作和孩子的事有衝突,你一定要告訴我,不要一個人扛著。

關月汐感激的點頭:“謝謝你,如果有需要我一定會找你幫忙的。

許浩臉上的表情這才放鬆了些,聲音清朗的道:“跟我還客氣什麼。

我先回辦公室了,有什麼時候你可以隨時給我打電話。

關月汐點了下頭,眼看他走向自己的辦公室,便也轉身推開了自己辦公室的門。

直到辦公室的門合上,許浩臉上的笑容才收斂起來,露出一副沉肅的表情。

從昨天晚上相處的情景看出,熠熠很排斥他,而且還一直吵著要見謝奕辰。

到底該怎麼做,才能讓那孩子接受他呢?

正想著,辦公室的門被人從外麵敲響,秘書拿著一份檔案從外麵走進來。

“許總,這是今天上午記者釋出會的流程,到時候程式可能有些麻煩,你先看看,心裡好有個底。

許浩點頭,把檔案接過坐在桌後看起來。

十幾頁的一份檔案,他花幾分鐘就看完了,一邊還給秘書一邊道:“讓公關部那邊加個位置,我想多帶個人蔘加。

秘書詫異的看向他:“許總想帶誰呢?”

許浩知道他的意思,問清楚是為了作更好的安排,便道:“艾薇婭小姐正在我們公司做評估,我想帶她一起去釋出會上看看,你讓公關部經理安排一下。

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