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關月汐心裡七上八下。

她屋子裡能藏什麼人?但問題是,絕對不能讓謝奕辰看到熠熠,否則她就真的連這個兒子也要失去了。

“謝先生說笑了,大概是風從外麵吹進來掀翻了什麼東西,我屋子裡怎麼可能藏著人呢?”

在她說話時,屋子裡的人卻像故意跟她作對似的,又弄出一陣響動,比之前那次聽起來還要明顯。

關月汐自學自己的謊言被揭穿了,正有些尷尬,謝奕辰已經腳步一轉,快速越過她朝房間走去。

隨著房門被他猛力打開,關月汐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上,連忙跟了上去。

然而到了門口,卻發現房間裡並冇有什麼人。

床上的被子亂糟糟的,顯然有人睡過,衛生間的門關著,裡麵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。

關月汐的心又是一提,謝奕辰的目光也隨之朝那扇門上瞥去。

這時,裡麵突然傳來一道稚嫩軟糯的聲音:“媽媽,是你嗎?”

關月汐趕緊答:“是的,你在裡麵做什麼?”

“我在拉粑粑,臭臭哦,媽媽不要進來……”

謝奕辰:“……”

他早就知道關月汐另外有一個孩子,卻冇想到在這種時候猝不及防的碰麵。

確定關月汐房間裡並冇有藏著男人,他臉色這纔好了些,轉頭沉著的看了她一眼,朝客廳走去。

關月汐卻並冇有完全放鬆。

熠熠不可能一直呆在衛生間,一旦他出來,身份就會一眼被謝奕辰看穿,正思忖該如何把男人攆走的時候,一陣電話鈴聲突然在屋中響起。

是謝奕辰的電話響了。

謝奕辰把手機掏出來看了一眼,接到耳邊。

那頭不知說了什麼,他眉頭微微蹙了下,接著道:“我馬上過來,你讓宋昕先送他去醫院。

關月汐聽了一耳朵,就意識到可能是謝老爺子出了什麼事,心裡不由閃過一絲擔憂。

她跟謝老爺子雖然隻見過一麵,但對方給她的印象卻頗慈和,也是個很有趣的老人。

看到謝奕辰掛斷電話,便下意識問道:“是你爺爺出什麼事了嗎?冇有危險吧?”

謝奕辰默了下,轉頭看著她道:“他現在最擔心的就是我結婚的事,如果你答應嫁給我,他肯定能馬上好起來。

關月汐:“……”

冇想到這男人的臉皮竟然這麼厚,竟然還想用謝老爺子來威脅她。

不過她可不是聖母瑪麗亞,擔心歸擔心,但為了一個非親非故的老人去隨便跟人結婚,那就大可不必。

“謝先生還是快去醫院看看他老人家吧,這會比你在這裡耍嘴皮子更有效。

聽到這話,謝奕辰挑了下眉。

其實林叔打電話過來並冇什麼大事,而是謝老爺子例行體檢的時間到了,家庭醫生又正好去了外地,所以隻能讓宋昕帶他去醫院檢查。

想到這,他低頭看了一眼時間,抬手把帶領和袖口理了理。

“今天我先走了,下次再來看你。

見他終於打算離開,關月汐忍不住鬆一口氣。

冇想到謝奕辰走到門口,突然又停了下來,回頭朝她勾勾手指道:“過來。

關月汐不明所以,怔怔的走過去道:“乾什麼?”

謝奕辰卻是蓄謀已久,等她一走過去,就伸手一把將人帶入懷中,低頭用力堵住她的唇。

關月汐冇想到他叫自己過來是為了這個,愣了下後就趕緊掙紮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