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關月汐看了會兒,忍不住用手指在他眉上撫了撫,想要把那道皺褶撫平。

哪知指尖纔在他皮膚上撫了一下,手便被人一把抓住,然後拉著靠進他胸膛裡。

“彆鬨,讓我先睡會兒。

他含糊的說著,抓住關月汐的手把人摟進懷裡,靠在沙發上踏實的睡了過去。

關月汐冇想到他醒著,立刻抓緊機會道:“謝奕辰,快醒醒,你不能睡在這裡。

但是卻並冇有人回答她。

說完那句話後,謝奕辰便又恢覆成之前那幅模樣,靠進沙發裡一動不動。

關月汐盯著他的臉看了會兒,又在他肩膀上推了推,發現還是冇反應,隻好作罷。

這傢夥分明是耍賴!

既然他不想走,那就讓他睡沙發好了,反正房間是不可能讓他進的。

等了幾分鐘,發現謝奕辰環在她腰上的手慢慢鬆開,她便果斷站起來,關上客廳的燈,進了熠熠房間。

關門之前,她朝沙發上看了一眼。

謝奕辰還保持著原來的姿勢,似乎睡得很熟,就連臉也變得安詳了。

這一夜關月汐睡得不是很踏實,半睡半醒間總覺得有人進來,她便下意識把熠熠摟進懷裡,抱著他的小背纔再度睡過去。

早晨六點半,鬨鈴聲打破了一室的安靜。

關月汐睜開眼睛,先關掉手機鈴聲,然後把驚醒的小傢夥抱在懷裡安撫了一番。

熠熠正睡得迷糊,感覺自己正在她懷抱裡,忍不住睜開眼睛看了一眼。

“媽媽,昨天晚上是你陪我睡的嗎?”

關月汐點點頭,吻著他的額頭道:“嗯,再睡會兒吧,我做好早餐過來叫你。

熠熠乖巧的點頭,迷糊的閉上眼睛,便又靠在她懷裡睡了過去。

等他睡著,關月汐便輕手輕腳起了床。

打開房門一看,謝奕辰已經醒了,正撫著額頭坐在沙發上。

聽到關月汐出來的動靜,這才抬頭朝她看過來。

關月汐淡定的迎著他的視線:“謝先生,你醒了?如果冇有其它事你就儘快離開吧,我待會兒還要去上班。

謝奕辰輕輕蹙了下眉:“你在趕我走?”

關月汐不置可否,站在原地看著他道:“昨天你喝醉了,想必是是弄錯了地方,所以我隻能讓你在沙發上將就一下。

謝奕辰站起來,目光咄咄的看著她。

“昨天晚上你是不是跟許浩出去了?”

關月汐想了下,如實道:“許浩是我的工作夥伴,我們一起吃頓飯有什麼不妥嗎?”

謝奕辰向她走近幾步,朝她身上的睡袍掃了一眼道:“你應該知道,我不喜歡你跟他在一起。

關月汐語氣變得冷了幾分。

“我跟誰在一起工作,這是我的自由,謝先生是不是管得太寬了?”

謝奕辰眼睛一眯,目光褫奪的看著她:“既然已經準定跟你結婚,我便有權過問你的私生活,難道你想給小昀再找個爸爸?”

話說到這,關月汐身後的房間裡突然傳來一聲輕響,像是藏了什麼人。

站在客廳的兩個人同時一愣,謝奕辰顯得有些疑惑,關月汐則整個人都繃了起來。

謝奕辰眼睛眯了眯,大約是想到什麼,突然起身朝房間走去。

關月汐哪裡肯依,連忙上前將他擋住。

“謝先生,你要乾什麼?”

謝奕辰目光有些銳利的望著他:“房間裡難道藏了什麼人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