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謝奕辰抬頭看她一眼,由衷道:“那不是你的錯,遇到了那樣的意外,又親眼目睹江月清的死,你一定受了不小的打擊,有了逃避心理是在所難免的。

付小芸頓時更自責,抓住謝奕辰的手臂道:“你真的這麼想嗎?”

謝奕辰點點頭,看了一眼她抓在自己袖子上的手,道:“電影那邊準備得怎麼樣?劇組成員都找齊了嗎?”

聽他問起電影的事,付小芸臉上立刻露出幾分喜悅。

“已經準備得差不多了,隻剩幾個配角冇有定下來。

謝奕辰點頭:“那就好,以後有什麼需要就跟我說,媒體方麵需要什麼資源,也可以直接告訴我。

付小芸眼前一亮,稍微用力抓住他的手,感動的道:“謝謝你這麼幫我,我都不知道怎麼報答你纔好。

其實她這麼說隻是給謝奕辰一個台階,看他會對自己提出什麼要求。

但謝奕辰卻出奇的冷靜,也冇有挾恩圖報,目光靜淡的看著她道:“都是舉手之勞而已,隻要你開心就行。

這話算是說到了付小芸心坎上。

她從來冇想過,自己也能成為女王,讓一個男人為她這麼毫無保留的付出。

這想法讓她不禁有幾分膨脹,目光稍稍一轉,我見猶憐的看著謝奕辰道:“奕辰,我能問你一句話嗎,你現在……還喜不喜歡我?”

謝奕辰頓了下,看著她道:“這還用說嗎?”

聽到這個答案,付小芸隻覺一陣狂喜湧上心頭,整個人都變得暈陶陶了。

她有些激動的看著謝奕辰,心跳也變得像是擂鼓似的,扶著謝奕辰的手臂,紅唇微張,主動朝他靠去。

就在兩人的唇要碰上時,門外突然傳來一陣輕敲,林叔的聲音響起。

“少爺,方秘書來了。

謝奕辰若無其事的轉頭,沉聲道:“讓他進來。

付小芸:“……”

她有些尷尬的看著門板,慢慢站直身體,把手從謝奕辰肩膀上鬆開。

方謹進來的時候,恰好看到這一幕,心裡不禁有些詫異。

不過他臉上還是聲色未動,拿著幾份檔案從容的走進來。

“先生,這些檔案是急需你過目的,還有幾封郵件已經發到你郵箱了。

見他們開始談工作,付小芸立刻識趣的朝後退了一步,看著謝奕辰道:“奕辰,既然你有工作要忙那我就先出去了。

謝奕辰輕步一下頭,待她開門走出去後,才朝方謹道:“過來。

方謹依言走近,便見謝奕辰拉開抽屜取了一個盒子推到他麵前。

“這裡麵是關月汐和小昀的頭髮,你拿出作個DNA比對。

方謹驚訝的望著他:“先生是懷疑……”

謝奕辰朝他投來警告的一瞥,提醒道:“冇有得到我的允許,不準向任何人提起這件事,還有關月汐的另一個孩子,你想辦法讓人調查清楚,到底在什麼地方。

方謹神情立刻變得嚴肅,點頭道:“知道了,我立刻派人去辦。

“就這些,你先回去吧。

方謹應下,來也匆匆去也匆匆的拿著盒子離開,不一會兒就開車消失在了山莊外的馬路上。

另一邊,付小芸出了書房後來有些心潮澎拜,帶著欣喜的表情走到外麵院子裡。

剛回來那天收到謝奕辰的邀請,她還有些意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