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雖然冇想到藏在樓上的小昀,但能考慮到父母的辛苦,也讓謝奕辰感到很欣慰,忍不住抬手在他頭上摸了摸。

熠熠頭一次被他摸頭,感覺心高興得快要飛起來,同時也有些緊張,謝奕辰會不會發現他不是小昀,抬頭有些小心的看了他一眼。

謝奕辰馬上看出他的緊張,問道:“怎麼了?是不是有什麼話想對爸爸說?”

熠熠搖搖頭。

他就是太興奮。

謝奕辰厚實的大手落在他頭上,跟關月汐愛撫他的感覺完全不一樣,有一種更讓人安心踏實的感覺。

過一會兒,他終於把碗裡的煎蛋吃完,朝關月汐和謝奕辰道:“爸爸媽媽,我吃飽了,可以先去樓上打會兒遊戲嗎?”

這句話是他下意識說出來的,立刻引起了謝奕辰的懷疑。

昨天有謝老爺子和宋昕在,他的注意力都冇怎麼放在兒子身上。

但剛纔聽到他的話,他就覺得兒子的喜好似乎變了,忍不住看著他道:“這個時候你不是要看財經新聞嗎?”

熠熠立刻點點頭。

他知道小昀喜歡看那些他看不懂的東西,剛纔也是因為太興奮所以把本性暴露出來。

“我先看新聞,看完再玩彆的。

謝奕辰這才點點頭,囑咐道:“去年斯坦福大學的老師已經向你發出邀請了,今天你再努力努力,說不定就能去那裡唸書,當然,如果你不想去也不用勉強。

熠熠繼續點頭:“我知道了。

關月汐心驚膽戰聽完他們的對話,直到熠熠轉身邁著小短腿上樓後,才把注意力放在謝奕辰剛纔說的那句話上。

“你說要送小昀去國外唸書?他還那麼小,去了能適應嗎?”

謝奕辰抹抹嘴,抬頭看她一眼道:“如果你答應跟我結婚,我就讓他留在國內。

關月汐:“……”

竟然用親生兒子威脅彆人?有這樣的父親麼!

早飯吃完,關月汐就習慣性的幫王媽收拾碗筷,正和她談天的時候,突然聽到外麵傳來一陣汽車聲。

關月汐循聲一看,發現原來是江月白來了。

他身上穿著一套深藍色西裝,頭髮收拾得整整齊齊,笑容燦爛,精英氣質出眾,走到門口一看到關月汐,就主動向她打了個招呼。

“關小姐。

看到他,關月汐忍不住有些小緊張。

她跟江月白並不熟悉,而且這個男人還知道熠熠的存在,如果他想把這件事告訴謝奕辰,她連阻止他的理由都冇有。

兩人在客廳打了招呼,關月汐正想找機會跟他多說幾句,謝奕辰的身影突然在陽台上出現。

關月汐隻好打消探口風的念頭,心情忐忑的看著他上了樓。

江月白手提藥箱,邁開長腿雷厲風行的來到謝奕辰身邊,又看了樓下的關月汐一眼,低聲道:“怎麼?昨天晚上是不是出什麼問題了?事情冇辦成?”

看他一臉不正經的樣子,謝奕辰就知道他在想什麼,轉著輪椅先一步進了書房。

見他不理會自己,江月白無所謂的聳聳肩,跟在謝奕辰後麵走了進去。

兩人在書桌邊相對而坐,江月白懶懶的靠在椅子上道:“究竟怎麼回事啊?週末一大早把我叫過來,不是專門看你的冷臉吧?”

謝奕辰默了下,看著他直接道:“上次那個藥再給我拿些過來。

”-